磷化工股票行情,磷化工股票怎么样

大宗下跌,带来磷三杰这波25%+的跌幅,情绪也从创新高变成了ICU。完美演绎了情绪周期的两个极端。许久没写了,今天想聊聊这种特殊的现象。大宗见顶被认为是周期股见顶的标志。这里我们先把磷化工看成周期股,这样容易理解一点。老美持续大幅度加息,英国

大宗下跌,带来磷三杰这波25%+的跌幅,情绪也从创新高变成了ICU。完美演绎了情绪周期的两个极端。许久没写了,今天想聊聊这种特殊的现象。

大宗见顶被认为是周期股见顶的标志。这里我们先把磷化工看成周期股,这样容易理解一点。老美持续大幅度加息,英国及欧盟也在不断收缩,随及看到了磷肥的主要原材料硫磺合成氨的大跌,恐慌情绪蔓延,一片哀嚎。

这里想说两个国内国外分裂或者叫背离的现象。

第一个是货币周期的背离。

国外的超常规幅度加息和国内的超常规放水的现象同时存在。这时我们该如何看待大宗的涨跌呢?

以磷肥为例,我们看到了硫磺跌了三分之二,也看到了磷矿石的不跌反而上涨。这种分歧议论不休,有些人认为海外周期到顶,国内迟早得走出下降周期。也有人认为,磷化工向新能源电池和储能转型,正处于产能爬升兑现期,磷矿石价格构筑了业绩底,而新能源产能构筑的第二增长曲线正在发芽生长。

这个现象,可以简单这么理解:因为疫情影响和地缘政治影响,当前国内国际双循环是脱节的。大宗周期也出现了明显的脱节,即大宗的海外周期和国内周期脱节,进口大宗原材料周期和国内大循环能够自供的大宗周期脱节。

双方相互影响的力度极大的被削弱。比如需要进口的硫磺,在国际大宗环境中暴跌。而国内循环的磷矿石,却始终坚挺。

当然了,也许到了年底,老美发现通胀已经下来了,抑制通胀的重要性,可以让位于经济增长,那么国际大宗会出现一个新的上涨周期。

不过,换到国内,会发现在国常会的论调中,保增长,稳就业的重要性是显著高于通胀的。我们甚至可以为了保证为了合理的增长空间,容忍一些通胀。

货币政策在国内国外截然相反的举措,使得大宗出现了分化。输入性的大宗在下跌,而内循环的大宗在货币政策下维持坚挺,在未来一段时间会持续看到。

国际国内都放水,那么大宗大涨。国际放水国内不放,和国内放水国际缩水,就得细分了。得看行业的原材料价格影响,究竟是国内影响更大还是国际影响更大。

就磷肥来说,硫磺进口的大跌,显然是利好。合成氨是跟着天然气的,而受俄罗斯和欧盟之间关系的影响,天然气最近这段时间出现了触底反弹。合成氨的价格也从7月最低时的3400多,恢复到了4000左右。尿素就更明显,气头和煤头,气头反弹更为明显。

国内外货币周期的背离,带来了大宗周期需要细分进口型还是内循环型,一味用老美加息判断周期是否见顶,会是懒惰型偏见的代表。

对磷肥这种原材料降价幅度远远大于成品降价的行业,很容易把终端价格下跌,在原材料端化解。我们不能只天真的认为上游涨价下游加价幅度更大,叫作价格传导顺畅。倒过来,下游降价,上游成本端下降更大,难道不也是价格传导顺畅吗?

第二个背离的现象是产业周期的背离

海外无需多说了,整体上是先按住通胀,再救救经济的策略。一些产业政策在美国而言,是应对中国在新能源领域优势,而被动做出的针对性行为。

对于台积电的问题,在我看来,其实是老美搞错了方向,意义不大。毕竟无论你怎么往细了去做,是有极限的,空间已经不大了。1纳米算极限了吧。那么如果我们做到了5纳米左右,又何必去追求到1~2纳米呢?毕竟绝大多数的应用性需求5~10纳米就足够了。说到底,老美在竞争时,思维还停留在如何在以往优势领域继续压制中国一头。

战场已经转移了。新能源,光伏,风电等等,在之前的文章中,在康波周期的末期,科技的力量已经在衰退了。比如从5纳米做到1纳米需要投入的资源,边际效应越来越低。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在碳达峰时间的硬约束下,在今夏动不动就40摄氏度朝上的极端天气下,环保成为发展最大的约束条件。价值在科技端和环境端,资源端再平衡。

产业周期在不同国家之间出现了明显的错位,在不同行业之间,也出现了非常大的分歧。老美的货币政策决定了整个社会在痛苦的降通胀,处于收缩周期。但是收缩的同时,它采取了两个策略,一是把有限的资源用在新能源领域,以支持和中国的竞争。二是盘外招,不惜以擦枪走火的方式在地缘政治上尽可能拖住中国。这既包括直接针对中国的挑事,也包括要求欧盟减少对中国新能源的依赖等等。

产业周期受到货币政策的影响,这种缺陷老美当下寄希望于政治摩擦影响,拖住中国。而在疫情政策上,我们也被架在了高点上,当前国内的经济不畅,很大程度上是自我政策没有与时俱进带来的。这方面,也许我们可以更务实一点。

对比而言,中国的货币政策是非常积极的,产业政策是完全的扩张周期。尤其在新能源领域,这一年,我们看到的数百亿的磷酸铁锂,磷酸锰铁锂等产能,比比皆是。大量的资源向这个行业汇聚。

这个中国扩张,美国收缩的阶段是我们该抓住的战略机遇期。国际大宗原材料的下跌,恰恰为中国产业发展带来了机遇。

老美选择甩开制造业,摆脱产业周期伸缩阵痛时,以为掌握了技术和品牌,依靠货币政策周期的伸缩就可以收割世界。但是却忘了,那是建立在美国的绝对超级大国地位上,其他国家的货币周期,产业周期必须和美国一致。

但是,中国的强大,使得我们具备了逆周期调控的能力,具备了从自转的能力,我们要开始习惯一举一动都会影响世界的能力。在老美超强加息周期里,我们选择开闸放水,刺激经济。需求制造供给,但是供给侧改革恰恰证明,即使老美和全球的需求减弱,供给侧也依旧可以创造庞大的需求。

新能源汽车对油车的替代居然不是从最早使用汽车的欧美发起,环境硬约束带来的新能源生产和新能源载体革命,能源这种生命线系统被战争割断后带来的爆发式需求,凡此种种,说到底都是波哥此前文章说到的下循环对上循环的反约束。

如果说货币周期的背离,让我们在磷化工产业看到了大宗商品周期的分化,看到了价格降低过程中,逆向传导顺畅的模式。那么产业周期的背离,就让我们看到了,外围大宗见顶对国内产业周期扩张的积极作用。

紧盯着老美的货币周期,认为全世界的货币周期和产业周期都必须与老美一致。这已经不是偏见了,而是认知缺陷。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才哪到哪啊!

欢迎打赏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2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