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盾证书,玉兰的故事(三)

文/付立果杨玉兰有两个好闺蜜,十多年了,关系一直维持不错,相互之间无话不说。三人中,李静长得最漂亮,在市里工作,杨玉兰和张欣都在同一个县城工作。论丈夫,杨玉兰的丈夫最帅,以至于无聊时一起聊天,李静、张欣都羡慕她找了一个帅哥,李静还“威胁”说想给杨玉兰换丈夫。但最令杨玉兰

文/付立果

杨玉兰有两个好闺蜜,十多年了,关系一直维持不错,相互之间无话不说。

三人中,李静长得最漂亮,在市里工作,杨玉兰和张欣都在同一个县城工作。论丈夫,杨玉兰的丈夫最帅,以至于无聊时一起聊天,李静、张欣都羡慕她找了一个帅哥,李静还“威胁”说想给杨玉兰换丈夫。但最令杨玉兰不开心的是,结婚三年了,迟迟没有怀孕,李静、张欣的孩子都一岁多了。母亲每次见了她总是催促,婆婆家就更不用说了。闹得杨玉兰小两口子都不敢回两个父母家了。

西医、中医都看了,大医院、小医院也都去了,钱也没少花。除了杨玉兰有点妇科病,她和丈夫也都没大问题。张欣的母亲是县中医院不育不孕症专家,张欣带着杨玉兰专门找她母亲给诊疗过,已经吃了多个疗程的中药,仍不见效果。半年多过去了,烦人的“大姨妈”依然光顾,虽然有时会迟到,但总是不会缺席。

这天,周末,李静回来了,三个又聚在一起。包间里,几个小菜,三杯饮料,边吃边聊,杨玉兰的“心病”又成了焦点。

“你那个他不会是性冷淡吧?”李静突然问杨玉兰,杨玉兰摇了摇头,说:“相反,他过于那个了,一周要多次,我都有点烦了。”杨玉兰脸上挂着一丝烦意,心里却又有一丝欣慰,因为她知道,李静常说她丈夫这方面不怎样。

“你知足吧,我们一个月都没几次。”李静诡异地朝杨玉兰一笑,接着说:“那应该不是他的问题了。”

“那也不是我的原因啊,我检查过没问题的。”

“好了,好了,不谈这个了,聊点别的。”张欣看杨玉兰有点不高兴,岔开了话题……

聚会后的第三天,李静给杨玉兰打来了电话,说是省立医院来了一个知名男科专家,在市医院坐诊,机会难得,她托朋友帮忙预约了一个就诊号,让杨玉兰的丈夫到市医院让专家看看。还告诉杨玉兰让丈夫自己去即可,杨玉兰在一家私营企业干财务会计,一般很难请假。

丈夫一开始不愿去,经不住杨玉兰的软缠硬磨,还是去了。第一天晚上丈夫没有回来,打电话说,明天继续查。第二天傍晚,还没有回来,杨玉兰电话一问,说是明天还要继续查。夜里,杨玉兰独自一人躺在床上,越是睡不着越胡思乱想。这李静性格外向,又摊上个“一月没几次的丈夫”,李静和丈夫也都熟悉,会不会……越想越睡不着了。

第三天起床后,杨玉兰先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准备请假去市里看看丈夫究竟是怎回事,没想到被丈夫凶了一顿,说是吃饱了撑的,下午就回家了。她又拨通了李静的电话,却始终不接。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李静来电话了,说刚才开着车呢,所以没接。问到丈夫的情况,又说放心好了,交给她了,一定会让杨玉兰满意的,说得杨玉兰心里酸溜溜的。

傍晚六点,丈夫打来了电话,又说今天回不来了,市里的几个要好的同学晚上聚一下,明天上午回家。

第二天杨玉兰上班后,老想着丈夫的事,感觉丈夫有事瞒着自己,工作时心不在焉。上午十点多,杨玉兰按领导指示,通过企业网上银行,办理了一笔公司转账汇款业务,结果十万元转成了一百万。被企业副总经理发现后狠批了一顿。好在收款单位是一家有业务往来的老客户,多汇出的九十万元款项还能够退还。但恰巧对方公司会计有事请假了,资金一时不能划回,影响了公司资金周转,副总说要扣杨玉兰的季度奖金。

杨玉兰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对方是一家小公司,卷款跑了,那可倒大霉了。她分析了问题发生的原因,其一,这都是李静和丈夫惹的祸,要不是丈夫去市里好几天不回家,也不会发生这倒霉的事!其次,如果网银U盾证书经办、主管按规定分开保管使用,而不是她一人使用,也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主管的U盾证书必须要交给副总了。

下午,丈夫终于回来了,见了杨玉兰笑嘻嘻走过来,想拥抱一下,被她推开了,也不搭理丈夫,满脸的不高兴,从见面到晚饭后也不与丈夫言语。直到晚上,上床睡觉时,丈夫才脱光了衣服,亮出了自己白纱布缠绕着的“家当”,把杨玉兰吓了一跳。原来,丈夫这几天之所以在市医院没回来,是因为做了包皮切除手术,打了几天消炎针。

“为什么不早给我说呢?”杨玉兰嗔怪到,“早说了你又不放心,又会请假跑市里去,公司还会扣你的奖金,有必要吗?”丈夫回答。

“现在还疼吗?”杨玉兰心疼地问,丈夫说,没事了,小手术。还告诉妻子,医生交代,让杨玉兰再去看看妇科,拿点消炎药,以后夫妻生活要注意卫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儿子会有的,女儿也会生的。

“真的?”杨玉兰刚才还克丧着的脸立马洋溢起笑容,双手把丈夫拥入怀中。

过了半年,杨玉兰果然怀孕了。得到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第一个打电话告知了闺蜜李静,然后告诉了张欣。

更奇怪的是,不知是因为怀孕,还是妇科病好了,杨玉兰现在看起来气色也好多了,白里透红,青春荡漾。

作者:付立果,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散文、诗歌等刊发于《中国金融文学》、《临沂日报》、《沂蒙晚报》及齐鲁晚报壹点号等网络媒体。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4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