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利息3厘年利率多少,风雪夜归人

大学联谊时,有女生自我介绍,来自德州乐陵,补充了两句:第一,乐读LAO。第二,全山东最穷的县。昨天,在宁津县骑完车下午3点多了,天气也不好,蒙蒙细雨,我看了一下回家的里程,到家差不多晚上7点,7点开始写文章,差不多要写到10点,太折腾

大学联谊时,有女生自我介绍,来自德州乐陵,补充了两句:

第一,乐读LAO。

第二,全山东最穷的县。

昨天,在宁津县骑完车下午3点多了,天气也不好,蒙蒙细雨,我看了一下回家的里程,到家差不多晚上7点,7点开始写文章,差不多要写到10点,太折腾了,于是我跟媳妇请假,决定在外面住一晚上。

平时,我多住华住会

我一搜,发现宁津县没有,那我就觉得挺奇怪的,宁津是工业强县,这么多木匠、铁匠,看起来产业如此的发达,为什么没有连锁酒店呢?

没有全季酒店总有汉庭吧?

都没有。

我一搜,发现乐陵有,而且有多家。

那,我就奇怪了,一个更穷的地方,为什么反而有华住旗下的酒店呢?

离得很近,40公里。

联谊会上的那个同学,现在大概率在某座城市当老师,她是英语系的,百分百会考研,只要没有家乡情结,她应该不会回到乐陵这座小县城,毕竟在她眼里是全山东最穷的地方……

到了乐陵,我先开车转了一圈,我觉得这座城市不错,很有活力,不可能是全山东最穷的地方,单从建筑角度来看,比宁津强多了,道路规划的也不错,我再仔细一看,竟然是乐陵市,不是县,应该是县级市。

那很明显,比宁津县高一个LEVEL

再小的市也比县级别高,最典型的看潍坊,潍坊的青州诸城寿光,这都是县级市,再看临朐昌乐,这是县。

沂水喊着划市,喊了多少年。

现在依然是县。

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习惯性的在微信、QQ搜索框里输入地名,看看谁在这里,微信上有两个,但是并不熟悉,是之前从我们这里买过书,应该是事业单位的,我是从收货地址判断出的。

QQ上有一个。

风雪夜归人。

这个人我非常熟悉,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专科毕业的,比我大好几岁,我们是在校园论坛认识的,他文章写得不错,毕业N年了依然混学校论坛。

他是秘书角色。

按照江湖传说,秘书相当于半个大BOSS,要油水有油水,要机会有机会,无数人羡慕的岗位。

但是呢,我发现,他很想赚钱。

尤其是想通过写作赚钱。

那时,校园论坛上就有关于我的一些传说,他就联系上了我,说要拜访我,当时正好是个假期,不是中秋节就是十月一,反正是收花生的季节,我回农村老家,他找去了。

他身上没有一点大秘的气息。

反而像农民工。

斜背了个包,抱了一箱古贝春,说是德州名酒。

他说是第一次到临沂

也是第一次见煎饼……

并不是所有山东人都是吃煎饼卷大葱的,在山东,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不吃煎饼,即便是煎饼主产区,现在吃煎饼的人也越来越少,例如我们当地的饭店,只有小饭店才有煎饼,大饭店要么馒头,要么水饺,要么米饭。

没有煎饼。(大饭店也会有煎饼,但不是作为主食,而是搭配菜品的,跟小饼的作用一样)

他是70末,我是80初,虽然没差几岁,但是完全是两代人,两代思维模式,他很古板,很传统,娶了自己的初中同学,算是没念过书的娘们,一口气给生了俩娃,老大是闺女,老二是儿子。

他住在农村。

为什么叫风雪夜归人?

就是无论加班到多晚,无论什么天气,他都要骑摩托车回家。

很感人吧?

稿子写得也不错,领导也很赏识,但是收入太低,一个月只有800块钱,因为他不是正式编制,合同工。

那我很好奇,为什么不考呢?

他的说法是他毕业后进了当地记者站,属半企业身份,后来被领导看中了,层层推荐到了现在的位置,前任想帮他解决事业编,结果又匆忙调走了,现在这一任还没表态。

在当时,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例如联通公司跟网通公司合并前,老总也知道自己未来继续当老总了,挽救式地转正了很多人,甚至有些在客服部工作的小姑娘也给转正了。

夜归人的焦点不在这个事上。

而是想赚钱。

因为,他有饥荒。

这个饥荒是怎么来的?

结婚结的,盖房子,彩礼,又生娃,有4多万块钱的贷款。

当时,我就跟他讲,互联网写作跟公文写作是两个套路,不是说喜欢写文章就能有市场,这是两个概念,这玩意怎么才能火?

我认为,更主要的还是要靠天赋。

有,就是有。

没有,就是没有。

你这么想,山东有多少中文系毕业的?有多少记者?有多少秘书?有多少编辑?哪个不是文字从业者?哪个不专业?

但是,你看谁又能泛起点水花?

这个东西非常难。

这是他第一次去找我,他大概率推测我不愿意传真经给他吧?当时我爹一直在劝他,让他专升本然后去考公务员,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寄托在领导身上,指望领导欣赏你从而给你转正,不现实。

他呢,有点农村人的倔,意思是我就当个老黄牛,我就不信感动不了你们?

这……

我那个年纪都觉得真天真。

想要什么,咱自己去考。

没多久,又来了,也是到的我农村老家,这次带了一位同事,也是文学爱好者,也是类似的需求,想把文字变现,聊完以后,他从包里拿出来了两万现金,说一万是自己的,一万是这个同事的,这叫拜师费。

因为,我知道他的财务状况,另外,咱的确没有能力改变他。

我坚决不要。

就跟丢手榴弹似的,他们扔下,我们爷俩再给塞回去。

折腾了N个回合。

后来,跟我联系得越来越少了,大概率是瞄准了新的老师,这个老师也是一位互联网写手,家是河北的,人在北京发展,为什么我判断他们在一起了呢?这个老师定期开培训班,每期都有合影,我在合影里看到了他。

我觉得,当年我爹跟他说的那番话,才是真正掏心窝的,你现在什么也别想,先去专升本,回来考个公务员,再给领导干秘书,早晚有一天干局长。

他不这么认为,觉得自己有饥荒,孩子也多,父母体弱多病,他端着全家人的饭碗,由不得他三两年不赚钱再去读书,何况万一毕业了再考不上呢?

后来,我不是很喜欢他了。

因为,他在网上写过一些关于我的文章,虽然是匿名,但是我一看就知道出自他之手,每个人写的文章都有属于自己的DNA,我想了想,也没得罪他,无非就是收了他一箱酒一箱扒鸡,也没多少钱,可能是我的“天赋论”太伤人了。

他总问我写作的经验和技巧是什么?

我就一个观点,这玩意不可训练,天赋!

过了好多年,我遇到了北京这位写手,我就跟他聊起了此人,北京的评价是:此人不感恩,教了他那么多东西,帮助了他那么多次,甚至借过钱给他,反过头就咬人……

没有说再说。

看样子,撕逼了。

转正了没?

刚才搜了一下,发现,转了。

2021年转的。

事业编。

不过不在核心机关工作,在街道办。

怎么说呢?

原本非常简单的一个编制问题,耽误了20多年,一心想赚钱,又没有对应的商业天赋,最终肯定是四处拜师四处碰壁然后四处骂骗子。

混商业,就遵守商业规则。

混仕途,就遵循仕途规则。

不能交叉使用。

米姐跟我同龄人,也在大局工作,微商刚兴起时,她那时也喜欢写文章,人气也不错,偶尔我也推广一下她,她在朋友圈又是卖酒又是卖化妆品,没多久,就被同事匿名举报了,几点几分早退了,几点几分卖货了,记录的清清楚楚。

从而耽误了她的提拔。

这个事以后,她把朋友圈全删了,只发与工作有关的内容。

她跟我认真地聊了一次,谈的就是这个观点,折腾了那么多,赚了三万五万的,结果导致自己在主业上被动了,同龄人普遍提拔了,而自己依然是个普通科员,仔细想了想,就是因为没有用心,得不偿失,从此一心扑到工作上了。

不能两手都抓。

我在想,若是今天有人采访一下乐陵这位师哥,问他如何看待互联网这些写手?他肯定来一句:全他妈的骗子。

很多人到我们书店打卡,其实是为了征求一下我对某件事的看法。

若是真的让我提出看法。

我给出的答案可能更多是NO!

就是,我认为这个事,行不通,或者没有太大价值。

当我真的给出NO时,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说服我,那您征求我意见的意义是什么?

高密有个读者,跟我聊理财。

我谈了自己的观点:

第一、老百姓理财,要么理少了,要么理没了,你先区分一下,自己是不是老百姓?

第二、若是真的想理财?个人闲余储蓄大于500万,不单纯是钱的问题,而是你到这个财富值时,你的风险意识与投资意识都要高于普通人。

简单一点总结:存款低于500万,不理财。

专心赚钱。

他问我平时怎么理财?

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偶尔会买大额存单,3厘的利息,我没考虑过理财的问题,我更多是考虑赚钱的问题。

他当时问我,城投吸存,能否投点?

我说,我们这边也有,貌似是8厘的利息,我没存。

他问,有风险不?

我说,我认为有,只要钱不在自己手里,就有归零的风险。

他说,城投是国家的,应该问题不大。

我说,反正,我是不会投的。

我表达的很明确……

他投了。

前段时间,我看他又是发朋友圈又是发抖音,在哭诉,什么上有老下有小,下面还有人劝他:抓紧删了吧?你这是怕它破产不及时吗?

城投一样会暴雷。

这很正常,恒大不比你们城投牛多了?

我看了一下合同,1分2的利息,100万一年就是12万的利息,大家还有个想法,大不了我拿套房子就是了,你想的美。

高能量的朋友,对于我们而言,最大的价值,其实就是十字路口帮我们做选择题,等于我们借助他们的人生经验去做选择。

他们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

实际上呢?

我们往往不听!

出门后,我发现是北风。

刚吃过饭,那我应该先朝南骑,消化一下,适应一下,骑车最大的阻力就来自于风,顺风是非常有快感的。

朝南骑了2公里然后朝西骑再转回县城,毕竟我的目标是东北方向,去骑枣树林,那是一条旅游线路,自称十大最美乡村公路,在我的记忆里貌似没有它。

今天,我仔细看了看大牌子,看明白了。

最下面有两个不起眼的字,用括号括起来了:入围。

反正,很美就行了,是不是十大不重要。

转回县城后,第一座建筑物就惊艳到我了,真壮观,还有两个大钟表,我在想,这该是什么单位呢?若是小区的话,应该也是楼王系列,至少外观设计的真好,有欧美风。

一看,是党校。

说起这个大钟表,我还是有很多故事要讲的。

有人喜欢这个钟表,是为了给城市建立地标,有人是为了风水,这个钟可不便宜,一个表二三十万,到点就响,我们那边也搞了一个,在最繁华的路口,这个设计也是钦点的,结果……

到点就响,老百姓觉得太聒噪。

于是打12345。

打的人多了,这个钟就哑巴了。

再也没响过。

转悠了这么多县城,看了很多很破的机关大楼,我就在想,其实呢,这些不主张建新大楼的领导,真的是大智慧。

因为,公办大楼越豪华,老百姓的怨言越深。

然后就会延伸到谁主持的这个事上来……

有权力在手就行了,何必在意办公室豪华不豪华呢?何况,你兴师动众建起来,最终也是给别人做的嫁衣,这就如同盖新校区,老校长极力推动的,结果新校区盖起来了,他也进去了,新校长搬进去了。

人一定要务实。

发自内心的务实,凡是花哨的,就别搞。

真正能推动经济的,多搞。

从党校继续向东,到了一个小区,名字起的很霸气,京南小院,最初我以为是个旅游景点,原来是个楼盘,这个小区还有个很魔幻的操作,先把大门与售楼处建起来了,光看大门就很有感觉。

这是个高手!

主打概念是院落,我看又有高层,若是高层+院落,绝对垃圾。

我之前写过,没有制空权的院子,就不叫院子。

再往东500米,是个教堂。

我一直很纳闷,难道乐陵信基督的人很多吗?这个教堂一看就是个新教堂,但是挂的牌子又是历史建筑,说明是翻修的,左边是教堂的牌子,右边是爱国协会的,右上角有个提示语:党员与未成年人不得从事宗教活动。

这个教堂,是不是也荒废了?

我围四周转了一圈,发现周围的草都很深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这么好的建筑浪费了,不如给医院吧,当个诊所啥的,也算没有辜负上帝的一片心。

这么长草,太可惜了。

乐陵还有个文庙,供奉孔子的地方。

我去转了一圈,基本没人,一群男人在打牌,N个桌子,打的不大,我看手机下面压的全是一块的五块的,不知道打的什么牌,本来想拍个照,怕他们敏感,只是看了看,就走了。

孔子看你们这么颓废,也生气!

文庙是孔子的道场,武庙姜子牙的道场。

再去市政府打个卡。

市政府选址不错,绝对的C位,大概率也有风水大师指点,门口广场竖了N根龙柱,这叫什么阵法?

信风水的人很多,尤其是地产商,一旦信了风水,那么风水先生差不多就可以跟他平起平坐了,例如有地产商自己留两套房子,还要跟风水先生对门。

是送给他的。

地产商的妹夫是某个局的一把手,单位遇到什么难事,他都拿着文件去找风水大师给出出主意……

那才是真迷!

这俩人,都是我身边人!

我哥做钻探,在建筑领域还有个应用,地基修复,例如大楼倾斜了,其中有一年接了个单,是监狱大楼发生了倾斜,这个大楼并不高,刚建了没多少年,这种需要先分析原因再对症下药。

一分析,发现,是风水问题。

风水师给领导建议,在院子里挖个水塘,养鱼。

用的井水,定期补水。

结果,水面渗透了地基,理论上地基里是三合土不会发生形变,但是被水浸泡久了,就会发生形变……

我要去打卡最美乡村公路。

沿途全是枣树。

乐陵最知名的名片就是金丝小枣

平时我去沙漠走沧州,在我的印象里沧州是金丝小枣的第一产区,原来德州才是,不过应该是同一大区域产区,乐陵跟沧州挨着,乐陵这个位置很奇葩:位于鲁冀两省、四市(德州-滨州-沧州-济南)交界处。

金丝小枣好吃吗?

今天,路上我特意买了两斤,9块钱,原本我是想买一把,自己尝尝就好,大叔给装了2斤,我坐他摊位旁边吃了十几个,又送给他了。

对于鲜枣而言,一般般。

鲜枣第一口感肯定是新疆大枣,这么说吧,只要新疆有的水果,内地水果就无法PK,无论是苹果还是大枣还是葡萄。

第二口感,我认为是沾化冬枣

脆,甜。

半鲜枣呢?

我觉得“好想你”的枣非常好吃。

尝了金丝小枣以后,心里感叹了一句:不过如此,看枣树看枣型,就是我们小时候家里的枣,口感差不多,什么都差不多。

我这9块钱也不是白花的,跟大叔聊了老半天,大叔家里500棵枣树,老的有200多年了,普通的也就是二三十年,我问他一年能赚多少钱?

他说,现在不赚钱,枣不值钱,找人摘枣一斤还要4毛钱,高峰时要5毛钱,若是丰收期赶上下雨,就完了,枣全烂。

我问,怕雨?

他说,怕雨。

我问,最好的光景,一年能赚多少钱?

他说,近20年就遇到过一次,一亩地能赚1万元。

我问,是不是不让种其它作物?

他说,因为要开发旅游,不允许。

我又搜了一下淘宝上金丝小枣的销量,很一般,这些树越老越说明品种落后,适应不了市场变化,我还写过一个观点,水果这个领域是大IP虹吸所有,新疆大枣已经成了C位,自然会虹吸其它品种。

怎么做可以突围?

我觉得,应该跟好想你合作,让他们来乐陵建厂,推出金丝小枣系列产品。

光有历史是不行的。

要有口感。

口感来自于嫁接改良以及深加工,例如做成脆脆的灰枣

我个人的直觉,金丝小枣会逐步下沉的,我看了一下淘宝销量,卖的最好的,月销百单,这说明什么问题?

没有市场需求!

乐陵人会不会打我?

乐陵发展金丝小枣真不如发展泰山体育,我今天才意外的发现,泰山体育竟然在乐陵,泰山体育主要是做装备的,在自行车领域有支专业车队,经常夺冠,叫瑞豹,在自行车领域主要做碳纤维车架。

我今天还专门跑到瑞豹门口打了个卡。

自行车领域最大的赛事是环法拉力赛,现在瑞豹已经登上环法舞台了,只是还没有出头而已,需要时间。

只要有人骑着瑞豹夺冠,这个品牌瞬间就起来了。

就如同当年的崔克

自行车领域,现在是崔克跟闪电的天下,这两家一直在进步,过去市场份额最大的是捷安特,属于中高端车型,这两年骑捷安特的人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公路车,不是闪电就是崔克。

我还发现,本地有个糖类龙头企业,叫星光糖业

工业园区非常大。

我搜了一下,还搜到了个新闻:【年终奖!每人一辆车!德州乐陵一企业斥资1500万奖励40名优秀员工】2月4日,正值中国传统民俗节日——小年,位于德州乐陵市的山东星光糖业集团“轿车发放仪式”在乐陵举行。该集团耗资约1500万元奖励40名优秀员工每人一台轿车,与员工共享发展成果。

我再次感叹了一下,每个地方都有亿万富翁。

就如同每座县城都有人能考上北大清华是一个道理,只要人群基数够大,总有佼佼者的存在,关于糖业我之前也写过专题,过去中国糖业的核心产区是广西、云南,因为那里是甘蔗主产区,当年糖业两大门户网站:云南糖网、广西糖网

云南糖网的老大叫袁红,他跟我讲,巅峰期,这个网站的浏览量比云南的门户网站都高……

后来,哪里是中国的糖业中心了?

日照

因为,日照有港口,有个公司叫凌海,他们从全球进口蔗糖。

前段时间,我骑行日照、岚山,尤其是我横穿了整个港口,看到了车来车往,我就在想,是什么使我们成为今天的中国?

是贸易!

我以前还写过一段话,都说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其实中国老百姓真正过上好日子,其节点是:中国加入了WTO

所以,我们要积极拥抱世界,与全世界做生意。

我推测,乐陵的这个糖业老板不仅在乐陵有生意,应该在外地也有,县城土老板有个特点,你觉得他们土,但是他们又是国际视野,全国下蛋甚至全球下蛋,例如我们当地做沙场的老板,他在新疆还有矿,我们本地有化工厂老板,在别的省也有不少类似的实业,例如我们当地做溶洞旅游的公司,我竟然发现,他们在广西也有景区,这类故事我能写很多,甚至遇到过这样的事,某省的人要揽工程,是一个投资几十亿的项目,发现法人竟然是沂水的,然后反过来到我们沂水找关系,看看能否……我听了以后都很震撼,真小瞧这些土包子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5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