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怀有同情的想象是没有界限的”对话文化与动物基金会执行董事马丁·罗伊采访+撰稿_龙缘之CAF执行董事马丁·罗伊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出于对公共卫生和安全的考量,动物议题受到大众及有关部门前所未有的关注。然而,在我们的社会中,大多数人仍将动物视作一种资源,或将其排除在现代生活与伦理考量之外。相较这种刻板印象,也

“怀有同情的想象是没有界限的”

对话文化与动物基金会执行董事马丁·罗伊

采访 + 撰稿 _ 龙缘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CAF执行董事马丁 · 罗伊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出于对公共卫生和安全的考量,动物议题受到大众及有关部门前所未有的关注。然而,在我们的社会中,大多数人仍将动物视作一种资源,或将其排除在现代生活与伦理考量之外。相较这种刻板印象,也有一部分人注意到动物在智性生活、艺术表达以及行政和法治层面都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性。在法律真正可以保护动物之前,我们的社会仍然需要对动物立法的意义及内涵有更深刻的认识,以及开展与动物相关的各学科的学术研究

美国的文化与动物基金会(Culture and Animals Foundation,以下简写作CAF)关怀有关动物的研究和支持相关艺术创作并重。2019年,我曾幸运地以播客创作项目“动保龙卷风”(Animal Peptalk)得到CAF的资助。“动保龙卷风”邀请来宾讨论一些棘手的议题,如“如何从动物保护立场回应外来种问题?”“自然环境中的野生动物受苦,是不是伦理问题?”等,目前这档播客节目仍在多个平台不定期更新。这个项目是一次实验性很强的小尝试,却意外地从全球上百个提案中脱颖而出,由此或许能看出CAF对多元创作提案和前瞻性学术研究的支持。本文是对CAF执行董事马丁 · 罗伊(Martin Rowe)的专访,他分享了该机构在推动动物权利(animal rights)方面的经验,并结合其出版人和倡议者等多种社会身份,谈及他对社会改革的看法。

龙缘之:首先,请您介绍一下CAF及其创办人的背景,以及您是如何开始与CAF合作的。

马丁 · 罗伊:CAF是由动物权利哲学家汤姆 · 雷根(Tom Regan)和他的妻子南希 · 雷根(Nancy Regan)于1985年创立的机构。汤姆是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哲学教授,也是《动物权利研究》(The Case for Animal Rights)一书的作者、美国动物权利运动的领军人物。南希是一名图书馆管理员,对艺术非常感兴趣。他们共同发起CAF,为艺术家和学者提供资助,以推动动物权利相关的学术研究和创造性活动,使人们对动物有更多了解。自 1985年以来,有关动物权利的问题和veganism[1] 的实践变得更为主流,特别是在北美和欧洲。CAF是支持兴起于21世纪初的人与动物关系学(Human–Animal Studies)在学术界的发展的组织之一。近年,我们也看到人们对动物权利的兴趣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都有了巨大的增长,这令人鼓舞。我们收到许多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如历史学家、人类学家、社会科学家、妇女研究者等)的申请,虽然这些学者不一定主修人与动物关系学,但他们都在各自的学术领域内持久关注这一议题,并进行有关动物的写作。除此之外,CAF还在过去30多年间帮助艺术家进行创作。从2017年开始,CAF与“同理心艺术节”(Compassion Arts Festival)合作,每年在纽约市举办节庆,这个艺术节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包括讲座、演讲和一系列相关歌曲的表演、电影放映、音乐表演、剧本朗读,以及在附近画廊举办艺术展。

我从1994年起就是一个动物权利倡议者和Vegan,对有关动物权利的哲学以及艺术家如何运用想象力为动物发声非常感兴趣,所以当我在2016年被邀请加入CAF时,我很高兴地接受了董事会的职位。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汤姆·雷根和妻子南希在芝加哥会议。图片由CAF提供

龙缘之:目前,CAF设有汤姆 · 雷根访问研究奖学金(The Tom Regan Visiting Research Fellowship)、南希 · 雷根艺术奖(The Nancy Regan Arts Prize)以及年度受奖人项目(annual grantee)共三个项目。可否介绍一下这些项目的设计以及几个令您印象深刻的作品?

马丁 · 罗伊: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图书馆和CAF在2019年设立了汤姆 · 雷根访问研究奖学金,以鼓励学者在研究中使用以汤姆的名义建立的动物权利倡议材料档案,以及他本人的大量记录。2022年,我们将向两位学者提供两项研究经费。

南希 · 雷根艺术奖设立于2021年,以纪念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南希)的遗产,她不幸于2021年10月去世。该奖项将颁发给在动物权利倡议创作方面已有所成的艺术家,首位获奖者是来自香港的平面艺术家陈颖欣(Joan Chan),2022年的获奖者是英国出生的艺术家苏 · 科(Sue Coe)。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平面艺术家陈颖欣的漫画作品。图片由作者提供

年度受奖人项目则呈现了CAF关注的活动范围,这里举两个例子说明。20世纪80年代末,年轻学者卡罗尔 · J. 亚当斯( Carol J. Adams)向CAF提交了一份申请,希望得到一笔资助,以进入藏有19世纪女权主义著作等文献的图书馆。CAF提供了这笔资助。此后不久,亚当斯通过The Sexual Politics of Meat: A Feminist-Vegetarian Critical Theory(《肉的性政治:女性主义者—素食主义者批判理论》)一书发表了这项研究的成果。这本书后来成为一部经典作品,将女性主义、素食主义(vegetarianism)和批评理论联系了起来。

出生于加拿大的作曲家和动物学家艾米莉 · 杜利特尔(Emily Doolittle)获得了CAF的两项资助。她于2011年获得的第一笔资助支持她撰写了一篇关于鹪鹩之歌的论文,并根据鸟类对唱的歌曲创作了一首名为Seven Duos for Birds or Strings(《鸟类或弦乐的七首二重奏》)的曲子,由巴伐利亚州歌剧院的歌手演出。她将2016年获得的第二笔资助用于有关灰海豹发声方法的合作研究,并创作了一部基于灰海豹发声的作品,该作品于2018年2月首演。

龙缘之:您提到The Sexual Politics of Meat: A Feminist-Vegetarian Critical Theory一书,这本书目前仅出版了繁体中文版(书名译为《男人爱吃肉,女人爱吃素》——编者注),对中文读者的影响仍很有限。我注意到CAF资助了一些包含动物权利倡议和种族、性别研究在内的结合性研究,但在华人世界很少看到这样的跨领域讨论。能否和我们介绍一下这种结合性研究有着怎样的历史、文化和社会脉络?

马丁 · 罗伊:这本书的确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其中的讨论跨越了多个学术领域,但我们资助的研究并非都是跨学科的。我认为学界——特别是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正在认识到,学术研究不能“孤军奋战”。换句话说,知识的传播既不是客观的,也不是抽象的,而是包括了政治的、性别的、种族的、基于阶级以及动物研究中的物种特权等背景的,这些都在塑造和框定着学术研究。我认为这种意识自然会导致跨学科的意识生发,并将通过实践来展示。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The Sexual Politics of Meat: A Feminist-Vegetarian Critical Theory

Carol J. Adams

Continuum Intl Pub Group,1990

龙缘之:我注意到,CAF试图将学术研究和理论,以及对动物的关怀与艺术表达结合在一起。在将同理心和智性活动(比如某一种动物伦理学的理论)结合用于动物权利倡议这方面,您有哪些经验?相对地,如果只选用二者之一来进行倡议,可能会有哪些劣势?

马丁 · 罗伊:CAF认识到人类是以多种方式——除了通过我们的身体需求,也通过我们的思想、心灵和想象力——与世界发生关系的。一旦我们了解更多关于非人类世界的信息,让想象力被激发出来,就会更加尊重非人类动物,并设想一个更加和平的世界,这些都是CAF的使命背后的动机。敞开的心扉会影响我们的道德行为,后者将激发我们的想象力,而想象力可以引导我们更全面地思考道德问题。因此,我们认为CAF的项目不是独立的,而是一种可以调动人们全方位能力的方法。

龙缘之:在中国,研究者经常受到社会议题倡议者的质疑,他们认为研究者低估了社会变革的困难。许多人无法认同学术研究的意义,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些研究的存在,这使得学界和社会活动的分化很明显。

马丁 · 罗伊:汤姆和南希深入参与了20世纪60年代的和平与民权运动,因此一直是积极分子。作为学者的汤姆与作为图书馆管理员和艺术支持者的南希认为,道德意识、知识和艺术表达是人类的重要成就。汤姆相信,学术的严谨性能为动物权利倡议提出最合理的理由,这些论述不应该因为被错误地认为“过于情绪化”、“多愁善感”或“不理性”而被破坏。然而,他和南希也都认识到,想象力和道德同情心是我们自身的基本组成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学术研究可以被道德信念(moral conviction)所启发,为什么艺术可以被严格的思想所启发。

今天,令许多学者感到沮丧的是,他们的研究及其结论没有被广泛理解,甚至没有被阅读。CAF有义务,也有机会帮助这些学者向更多的公众传播他们的知识。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苏 · 科为CAF创作的汤姆 · 雷根的人物版画。图片由CAF提供

龙缘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库切(J. M. Coetzee)也是CAF咨询委员会的委员之一,他曾写道,“怀有同情的想象是没有界限的”。[2] 延续想象力和艺术活动可以启发道德思考的话题,我想谈谈您2014年发表的文章《故事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Story),您为何认为“故事”对于动物权利倡议是重要的?

马丁 · 罗伊:对我来说,很清楚的一点是,尽管有理有据的论证和事实陈述对改变是有贡献的,但促使人们改变(或保持不变)的是叙述。这些叙述的形式可能是评论一个人的文化身份或一个人与家庭、地区、饮食方式的关系的故事,或讲述我们与神、地球或其他动物的适当关系的故事。根据我作为编辑和出版商的经验,许多潜在作者认为,只要列举出吃素的证据和理由就足以说服人们改变。但阅读是一种私密的行为,是在与内在的自我对话,而故事——神话、回忆录、皈依和救赎的叙述等——绕过了我们面对改变时的阻力,直达我们的内心。

龙缘之:在近30年的倡议中,您参加了反对虐待动物游行、示威和各种运动,但主要方式还是写作,并以出版关于动物权利、 veganism和社会正义的书籍为职业。基于这些经验,您认为动物权利倡议的观念可通过哪些有创意的文字形式来呈现?

马丁 · 罗伊:正如我所说,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故事,以尽可能多的风格来讲述尽可能多的不同的动物。这些故事可以是虚构的,也可以是非虚构的;可以是诗,也可以是寓言;可以是史诗,也可以是短篇叙事;可以是戏剧、电影、歌剧,也可以是俳句;可以是照片和绘画,也可以是舞蹈和歌曲。这些都可以激发我们的道德想象力,也即让同理心激发良知,并鼓励改变的能力。因此,故事并不只是指写作,故事也不一定要有开头、中间和结尾。然而,故事必须让观众感到自由,不觉得被评判或被迫接受一套想法。故事必须允许观众把他们的情绪——而非创作者的情绪——带到作品里,这样他们就能使这种体验成为自己的体验。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平面艺术家陈颖欣的漫画作品。图片由作者提供

龙缘之:中文出版界近年推出了越来越多西方经典的动物研究著作,如《动物社群:政治性的动物权利论》(Zoopolis)和《敞开:人与动物》(L’ aperto: L’uomo e l’animale),前者的繁体中文版和简体中文版正好在2022年1月不约而同地推出。然而,相较英语世界,中文世界对动物研究、动物伦理学或人与动物关系研究的认识和出版相对滞后。请推荐一两本您觉得近年来相当重要的动物研究出版物,并介绍您和您创建的出版社Lantern Books 在发展和动物研究相关的书籍和市场方面的经验?

马丁 · 罗伊:我不确定是否可以说哪些书是“重要的”,因为可以用太多的方法来处理veganism或我们与其他动物的关系的问题。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库切写的《动物的生命》,因为它很有美感地描述了生活在一个对系统性屠杀动物似乎无动于衷的世界中的现实。我还喜欢芭芭拉 · 高迪(Barbara Gowdy)的The White Bone(《白骨》),它精彩地想象了大象的内心生活。这两本书都是很多年前出版的,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

如今,关于veganism和动物权利的书籍的市场更大,但竞争也更激烈——书籍本身也要与许多形式的故事讲述、教育和娱乐竞争。仅在2022年,我们就出版了一系列书籍,包括 Vegan Geographies(《Vegan地理》)、Vegan Entanglements(《Vegan纠葛》)、The Power of the Plate(《餐盘的力量》)和Gabriel(《加布里埃尔》)等,我们不久后还将出版英格丽 · 纽克(Ingrid Newkirk)的Free the Animals(《让动物自由》)的30周年纪念版。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徽上是哪种动物_,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总部

[1] Veganism的词根vegan指不食用和穿戴任何动物性制品的人, 以及不含动物性成分的食物和物品。虽然vegan一词已有 “纯素” “全素” “维根” 等翻译, 但也有许多人认为该词和中文语境下的 “素食” 概念有着不同的根源和意涵, 因此不认同这些翻译方式。故本文中相关表述将保留原文, 不另作翻译。

[2] 库切. 动物的生命[M]. 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06: 41.

(原载于《信睿周报》第76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