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我们不出售没有损失上限的保险合同

2000年Wesco金融公司年度股东会议·3股东:在此次会议之前,我和几位神学家一起吃了个午饭,席间我们谈到了霹雳猫业务给伯克希尔资产负债表带来的风险。资本额相对于保险费的比率看起来异常低。不过,鉴于数不清的事故以及登上报纸头版头条的特大灾难,潜在损失相对于资本额的真实比率是多少?你以前有没有粗略地计算过?芒格:应该说我们每承保一个这样的风险就会仔细计算一次。如果阿吉特·吉恩(Ajit

芒格我们不出售没有损失上限的保险合同

芒格我们不出售没有损失上限的保险合同

2000年Wesco金融公司年度股东会议·3

股东:在此次会议之前,我和几位神学家一起吃了个午饭,席间我们谈到了霹雳猫业务给伯克希尔资产负债表带来的风险。资本额相对于保险费的比率看起来异常低。不过,鉴于数不清的事故以及登上报纸头版头条的特大灾难,潜在损失相对于资本额的真实比率是多少?你以前有没有粗略地计算过?

芒格应该说我们每承保一个这样的风险就会仔细计算一次。如果阿吉特·吉恩(Ajit Jain)和沃伦二人的意见不一致,那么我们不会出售任何一份重大的保险合同。因此,就像呼吸一样,我们有两个人会自动计算潜在的最大损失。我们不会出售那些没有损失上限的保险合同。

芒格我们不出售没有损失上限的保险合同

我们确实出售了极其稀少的汽车保险合同,对其中损失范围的关注不太多。但是对那些涉及巨大金额的特大灾难风险而言,每一个保险合同都有最大的潜在损失。有时候我们还在保险合同中使用自动恢复条款……以应对最糟糕事件的发生,比如在一个大地震之后紧接着发生了又一个大地震。不过,任何一个保险事故带来的损失赔付都不能超过我们公司税后净值的6%或7%。

我们乐意对损失规模比较大的风险承保。不过,特大灾难风险通常并不由特大灾难险承保。它们由普通的保险公司承保——通常都是承保类似暴风雨的保险人,或者是一些无论如何也不能通过有效的再保险风险转移出去的保险公司。一旦破坏力足够大的暴风雨肆虐美国经济足够发达的地区,那么有些保险公司遭受的损失将远远超过其总资本。

粗略地说,这种事情在20世纪出现过,就在这里——加州。地震导致的损失赔付基本上将它们的资本全搭进去了。发生这种后果的原因是这些保险公司出售的一些小的保险合同在地理上非常集中,而地震这种灾难就具有这样的地理特征。

但是,应该说与任何一家你能叫出名字的保险公司相比,我们遭遇毁灭性打击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得多。另一方面,可能性更高的情况是,在别的保险公司遭遇致命打击的年份里,我们遭受的损失充其量只有我们税后资本的6%。

芒格我们不出售没有损失上限的保险合同

股东:……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从Wesco的年报中我发现你们将德克萨斯银行家担保公司承担的部分风险转移给了其它公司,可能转给了伯克希尔。为什么Wesco不自己承担所有风险呢?

芒格: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问题。我们承保的德克萨斯银行家担保公司的风险确实比在我们收购它之前承担的要多,那时该公司没有进行再保险。但是我们并没有把再保险完全摈弃,只是作了大幅减少。不过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

股东:在某些情况下你会承保全部风险吗?

芒格:这的确是很有可能的。我们的计划是提供更多的再保险商而不是购买再保险。

本篇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5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