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曾经的一处老渡口--炮手口子渡口

古渡口畔垂钓人吉林市曾经的那些渡口吉林市作为北国的江城紧临着松花江,在缺少过江桥梁的年代,沿江曾有许多渡口码头,小小的渡船往返于松江两岸,承载着进出城市的人、牲畜和货物,也承载了人们对生活的希望。现在交通越来越便捷,多数渡口已经取消不再使用了,在江湾大桥下游的大江湾处就有这样一个渡口,渡口的名字叫“炮手口子渡口”。炮手口子渡口名字的由来现在的江南乡永安村曾有个小

吉林市曾经的一处老渡口--炮手口子渡口

渡口畔垂钓人

吉林市曾经的那些渡口

吉林市作为北国的江城紧临着松花江,在缺少过江桥梁的年代,沿江曾有许多渡口码头,小小的渡船往返于松江两岸,承载着进出城市的人、牲畜和货物,也承载了人们对生活的希望。现在交通越来越便捷,多数渡口已经取消不再使用了,在江湾大桥下游的大江湾处就有这样一个渡口,渡口的名字叫“炮手口子渡口”。

炮手口子渡口名字的由来

现在的江南乡永安村曾有个小屯叫炮手口子屯,一条小河--永安河流经小屯汇入松花江,曾经的渡口就在小屯下面永安河汇入松花江的位置,渡口的名字就依这个小屯的名字而来。以前东北地区把枪法好的人称为“炮手”,炮手口子自然屯的形成也可能和那些枪法好的猎户、保镖甚至土匪有关。现在这个小屯已经不见了,原址上建起了北华大学东校区等机构。

吉林市曾经的一处老渡口--炮手口子渡口

炮手口子渡口旧址

晚清时期的吉林火药制造局

炮手口子渡口的年代已无从考查,但兴盛于晚清吉林火药制造局的修建,也许正是这个工厂的修建启用了该渡口。

吉林市的市民大都知道,昌邑区东局子街道有一个晚清时修建的吉林机器局,这是当时东北地区唯一的机械化兵工厂,也是东北近代工业的摇篮。其实当时的机器局还有一个分支机构叫吉林火药制造局,厂址就在机器局的江对岸炮手口子渡口上游百米附近的高岗之上。为保证机器局火药的供给,同时兼顾安全性,在吉林机器局刚刚成立不久的1886年,松花江对岸建了这个火药制造分厂。那时小小的炮手口子渡口是建造火药厂唯一的运输路径,工厂的机器设备、建设机具和部分建设材料都通过渡口送达,每天还有大量人员往返于两岸之间,当时渡口的繁忙程度可想而知。

工厂建成后,两岸厂区少不了生产业务往来,物资调配等,作为军事重地,两处厂区和炮手口子渡口都被警戒起来,平民是不能通过的。1900年沙俄占领了吉林城,将机器局的设备洗劫一空,也毁掉了江对岸的火药制造局。从此炮手口子渡口成为了民用渡口。

炮手口子民用渡口的故事

在民国和伪满时期,炮手口子渡口是江东地区到吉林老城最方便快捷的路径,渡船不但能载人,还能载小车、骡马等过江。

太阳还没出,几位远在江东的村民带着自家的农副产品,或推着小车或牵着毛驴结伴从炮手口子渡口过松花江,然后沿江边道路,穿过二道江河床来到东莱门下。城门刚一开,老乡们便进入城中,穿过大半个城区赶到牛马行市场上进行贩卖,这时市场上已经人气旺盛了。如果运气好,不到中午老乡们不但能卖光货物,还能卖上满意的价钱。中午吃一碗饸饹条犒劳一下自己,下午来到不远处的河南街采购家里需要的生活用品,再给家中女人扯上二尺花布,给孩子买回几个糖块儿。太阳落山的时候,村民已满载着采购的物资从炮手口子渡口登上东岸,踩着洒满大地的夕阳余晖,怀揣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踏上回家的归途。

炮手口子渡口一至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依然存在,很多市民至今还有在这里乘着小船摆渡过江的美好记忆,更多人能够回忆起那艘不论风里雨里往返于炮手口子两岸之间的过江渡船。

今日的古渡口两岸

今日古渡口早已不见了踪迹,站在松江东路沿江的清水绿带园林区,对岸新建的北华大学东校区在绿树丛中清晰可见。远处的江湾大桥形如飞虹横跨大江两岸,桥上车流如织,便捷的交通,快速的城节奏,还有江边悠闲散步的市民,这些都很难让人与当年的古渡口联想到一起。

滔滔松花江奔流不息,而曾经的古渡口,还有那些为了生活在渡口两岸奔波的人们,所有的记忆都已化作江水的涛声渐渐远去。

吉林市曾经的一处老渡口--炮手口子渡口

炮手口子渡口旧址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6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