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人生·有茶才丰满初秋白露,桑叶正香……在张壁古堡禅弓院,喝茶也应是安静的,譬如一杯桑叶茶,将桑叶小心摘下,找到属于它的杯盏,三巡饮罢,空香沾手,背脊生风,似荡在波心的一片云,这样悠然。空山新雨,青苔沾

人生·有茶才丰满

初秋白露,桑叶正香……

张壁古堡禅弓院,喝茶也应是安静的,譬如一杯桑叶茶,将桑叶小心摘下,找到属于它的杯盏,三巡饮罢,空香沾手,背脊生风,似荡在波心的一片云,这样悠然。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空山新雨,青苔沾衣,择一草堂,烹水事茶,大概最好的秋色,都落在这杯茶汤里了吧。

茶者,本山野之物,食风饮露,不与花争妍。

张壁多桑树。初秋的桑叶还仍是一片懵懂的树叶,直到某日被一双手摘下,然后才是装笼、蒸青、干燥、过筛……从荒野一步步走向人间。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茶身的脱胎换骨,耐心是关键。蒸青后的桑叶用小纱囊包裹匀力揉搓并暴晒,待太阳落山后烹井水泡之,香韵尤绝。堂主心细,将茶叶放入石桌,让它们在阳光中沐浴,那一枕清梦,不知有多芬芳。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堂主云:“别人喜谷雨茶水,我却偏爱这秋后新茶,人生莫不如这盏桑叶茶,越老越厚。去了锋芒免了嗔痴,改了性情知了因果,真真是把自己活成了光阴!”禅弓院堂主乃贵州人,远赴山西古堡修身传道,尝遍人生百味后归隐山村,他温杯,投茶,灌水,出汤,动作熟练,许诺要将这做茶的方法传授于附近的乡亲,还说只有被百姓认可,才能得以传承……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他还找到关于状元笔的故事……

介休人好茶历史上就有茶马古道经过,张壁古代驻军,是骆驼客路经介灵的“茶马古道”。张壁自古有用桑叶、木瓜、连翘等制茶的习惯,这也是介休人嗜茶的历史之源。

张壁关帝庙古有茶亭,此地尚流传有桑叶茶的制作方法,制作工艺是数蒸数晒,柳条筐发酵手揉成条索红线扎绑成笔头状,因其形如笔头故称状元笔,放置儿女成婚论嫁时的用茶。

因其工艺繁琐,加之后来茶叶贸易发达,无人再制,渐至失传。专请贵州老师,遍寻张壁古桑树,一棵树一棵树的试,今得以成形,费时费功实,春水秋香,秋天的桑叶茶不仅仅是状元笔更是神仙茶。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茶影动千江。有时身远游,并不难,心归古,才不易。多想对一席茶,一炉香,结庐云雾间,同坐轩窗头,云上写诗,山中喝茶,两人随意,一人也可,有茶若斯,何作远游之计?

时节流转,变换的是天地兴衰,也是人与草木相映的心性。此时的茶便不再是茶,而是与天地交心的媒介。我们喝茶的同时,也观照着自己的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茶里,有人才有爱;人生,有茶才丰满。

茶尽此生,应有姓名。碧螺春是翠生生的绿;大红袍官架子十足;太平猴魁惊天动地的狂;寿眉是美人迟暮……然桑叶茶之风骨,尝过方知情重。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它本就是一片树叶,路过人间烟火,淬成入表入里的好,让你渴时可痛饮,闲时可小酌。如此,你认得它,它认得你,各自懂得。懂有时比爱更珍贵。尘缘易老,素心人对素心茶,最好的便是“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山西介休张壁古堡一茶,一院,一禅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6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