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爸爸,我的娘家人不但不帮我,还三天两头地来要钱

文:体愿图:来自网络大清早,我正在做早饭,听到有人敲门,我跑出厨房去开门,看见母亲站在门外,冻得直哆嗦。“妈,你咋来了,大清早的,有啥事啊?。”我赶快把母亲拽进门。母亲不自然地笑了笑:“啊,没啥事儿,你爸让你们晚上回去吃饭。”这是又来向我们要钱来了,我没好气地说:“不

文:体愿 图:来自网络

大清早,我正在做早饭,听到有人敲门,我跑出厨房去开门,看见母亲站在门外,冻得直哆嗦。“妈,你咋来了,大清早的,有啥事啊?。”我赶快把母亲拽进门。母亲不自然地笑了笑:“啊,没啥事儿,你爸让你们晚上回去吃饭。”

这是又来向我们要钱来了,我没好气地说:“不去,我们没有时间。”

母亲低下的头又抬了起来,脸憋得通红说:“爽,你就当帮帮妈吧,你弟结婚没有彩礼钱。”

钱爸爸,我的娘家人不但不帮我,还三天两头地来要钱

“啥,我弟挣的钱呢?全被我爸花了,我爸就是你给惯的。我这一年到头往家搭了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啊。”我正生气地说着,看到母亲啪嗒啪嗒掉眼泪,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妈,你别哭了,等我老公回来了,我跟他商量商量。这毕竟是大钱,我不能一个人做主。”

我安慰着母亲,一手拉着女儿送她去上学。母亲抱着我的另一只胳膊,眼巴巴地望着我:“这钱,今天晚上就得用。”

“好。”我急着送女儿去上学,母亲还是眼巴巴地看着我,没有走的意思。“妈,你还有啥事?”

“过两天就是妈的生日了,你给妈买一套三金呗,妈这么大岁数都没带过。今天晚上就带来,过生日那天你们就不用来了,都挺忙的。”

我笑着摸了摸母亲羞红的脸:“行。你终于想开了,要往自己身上花钱了。”

我无可奈何地将母亲送上了出租车。

我叫贺爽,打我记事儿起,父亲就是好吃懒做,脾气暴躁的人。他是矿上的采煤工人,上班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手里只要有钱,要么喝酒,要么赌博。因为他经常喝酒,矿上的领导怕他在井下出事,把他开除了。

母亲性格懦弱,任劳任怨,家里家外操持着。她的钱无论藏在哪,都能被我爸找出来,再给我妈一顿揍。

这种家庭条件,父亲还重男轻女。在我十岁那年,母亲生下了弟弟。弟弟的到来并没有让父亲变好,却使家里更困难,母亲更累了。

我勉强读到了初中毕业,母亲给我找了个活,去她表妹家的超市打工。工资给母亲一部分,剩下我自己攒着。

几年以后,表姨全家去了外地,我兑下了她的超市。表姨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开超市,去外地前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 ,是她好姐妹的儿子,海洋。

海洋比我大一岁,在他15岁时,父亲病逝了。海洋大专毕业,被分到了煤矿上班。可他害怕到井下,那份工作也就没了。认识了我以后,他就一心扑在超市上。

婚后,我们把小超市兑了,加上婆婆给的钱,开了个大超市。我们起早贪黑,把超市经营的红红火火,有了女儿后我们更加辛苦。

几年的努力,虽然攒下了一些家底,有房,有车,有商铺,可我们的身体都落下了很多毛病。

我的娘家人不但不帮我,还三天两头地来要钱。

娘家人的贪得无厌,简直就像个无底洞。海洋常常因为我那不争气的娘家人和我生气。

弟弟上学的时候,放了假会来超市帮忙。他像我爸脾气不好,不过对我妈挺孝顺。我弟也是可怜,生在这样的家庭。他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踏踏实实地上班。工资基本上都交给我妈,最后都被我爸挥霍掉。

因为家庭不好,到了结婚的年龄,竟没有一个同村的女孩敢嫁给他,母亲求邻村的亲戚,给弟弟介绍了邻村的一个女孩儿。

可到了结婚的时候,连6万块的彩礼钱都拿不出来。

我和海洋商量,他立刻就生气了:“怎么帮,你家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我就一个弟弟,结婚这样的大事儿,我一定要帮他。”我气得直掉眼泪,当然不是生海洋的气。

订婚宴上,我把六万块钱的卡给了弟媳。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我,似乎还有所期待。

“三金呢?”父亲拍着桌子说道。

我从包里拿出来三金递给母亲,只见母亲随手把它递给了弟媳。

钱爸爸,我的娘家人不但不帮我,还三天两头地来要钱

我强压着怒火看着母亲,她把头低下不敢看我。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怪不得她主动要三金,彩礼钱和三金都由我负责呀。

我用眼睛的余光扫了海洋一眼,他正斜着眼睛撇着嘴看我呢。

我爸在酒桌是向来都是张牙舞爪,刚开始他还挺斯文的,两杯二锅头下肚他就现原形了。

弟媳和她父亲都撇着嘴看着他,母亲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襟,提醒他少喝点。他打开母亲的手,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指着我和海洋:“姑娘挣的钱就应该给娘家花。”

气得我和海洋向弟媳一家人说有事先走了,刚站起来,就看我爸笑呵呵说:“急啥,先坐下。”

一看他那样就没好事。

“你们家就一个女孩,一套房子够住就行了,另一套我们去住吧。闲着也是闲着,我们也住不坏。看看咱家的老房子,重新装修得花不少钱啊!要装,那钱还得你们出。”

我狠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地对他说道:“有你这样的父亲吗?我们不欠你们的,你想要好的生活,有本事自己去挣。以后不会给你们一分钱,也别打我房子的注意。”

有弟媳一家人在这儿,我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不顾母亲的哀求,我和海洋立刻就走了。弟媳的胆量真够大,竟敢嫁到我们家。

我爸没有想到,弟媳竟然和他是一路人。本来我妈要伺候我爸一个好吃懒做的人,现在多了一个弟媳。我爸所有的恶习她都有,甚至比我爸更胜一筹。

她常在酒桌上和别人推杯换盏,赌钱不管多大,都敢玩。我爸看到这个跟他一个德行的儿媳妇直叹气,怎么找了这么个媳妇?

弟媳没有钱了就会向我弟弟要,两人经常因为钱打架,家里的锅碗瓢盆摔得没有啥了。从我弟弟那要不出钱,就会向我父母要。我妈气得直哭,我爸只跳脚。

一天,一个男人来家里抱起电视就要往外走,我爸妈冲上去拦住他。旁边的弟媳说她打麻将输钱了,弟弟不给她钱,她就得卖电视。

我爸气得伸手要打弟媳,她仰起头:“你敢打,你就是这种好吃懒做的人,喝酒赌钱,还管我。”

我爸气得用手指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打那以后,我爸再也不赌钱了。馋酒了只在家偷偷地喝点,恐怕别人看到,尤其是弟媳。

弟媳也一改好吃懒做的作风,来超市上班了。弟媳为何前后判若两人?

原来,弟媳的父亲曾经和我父亲一样,好吃懒做,又喝又赌。不一样的是我们的母亲。弟媳的母亲见讲道理不好使后,就以恶治恶,以毒攻毒。

几个轮回下来,弟媳的父亲被治好了。可好日子没过几年,弟媳的母亲却得了股骨头坏死瘫痪在床。

钱爸爸,我的娘家人不但不帮我,还三天两头地来要钱

因为弟媳的父亲要挣钱养家,弟媳是独生女,就担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弟媳找对象的唯一要求就是男孩能和她一起照顾母亲,这个要求吓跑了很多男孩,也耽误了自己的婚姻大事。

弟弟和弟媳相处后,两人都说了各自的家庭情况,想出来这个以恶治恶的办法。

现在,弟媳的父亲在家照顾她母亲。

因为弟弟和弟媳得以诚相待,成就了他们的姻缘。有了弟媳的帮助,治好了父亲的恶习。

现在父亲见到弟媳就像老鼠见了猫。每天都会帮着母亲把晚饭做好,等着下班回来的弟弟和弟媳。

为了奖励弟媳,我送给了他们一套新的厨房用具。

钱爸爸,我的娘家人不但不帮我,还三天两头地来要钱

我们两家人终于过上了岁月静好的日子。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7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