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族,老挝的“拴线”

拴线刘绍亮时任空军高炮第十五师四十三团政治处干事1971年4月,不到21岁的我被提拔为我团政治处的青年干事,兼任团工委副书记,是处里年龄最小、资历最浅的干部。我上进心强,服从命令听指挥,工作勤奋,加上性格急躁、活泼好动,有时还有点儿天真

拴 线

刘绍亮

时任空军高炮第十五师四十三团政治处干事

1971年4月,不到21岁的我被提拔为我团政治处的青年干事,兼任团工委副书记,是处里年龄最小、资历最浅的干部。我上进心强,服从命令听指挥,工作勤奋,加上性格急躁、活泼好动,有时还有点儿天真,大家都叫我“小年青”。工作上,主任胡铭希要求“各股之间有分工但不要分家”,所以,我除做好本职工作外,有时还要按照领导的安排,承担一些“份外”的工作。如接待下部队演出的师宣传队,撰写向中央慰问团汇报的材料,与友谊股的同志了解敌情社情,检查部队执行群众纪律,维护中老友谊等方面的工作。所以,我头上又多了一顶“杂干事”的帽子

对此,我乐此不疲。

是年4月,为了迎接中央慰问团,了解部队执行群众纪律、尊重当地民情风俗的情况,我随师政治部友谊科杨贵竹科长、团政治处友谊股长岳生周、干事石邦彦及翻译钱伟在泰参(注:音译,老挝区一级的人民代表)的陪同下,对我团驻地附近的几个老族和卡族村寨进行过几天走访。

我们在进一步了解民情风俗和敌情社情的基础上,对照《老挝抗美人员纪律守则》,检查了我部指战员们爱护老挝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严格执行群众纪律的情况。既深感由于连年的战争,整个老挝百孔千疮,贫穷落后,民族四分五裂;人民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生活极度困难;又感受到各族人民的温和、善良、诚实,对我军真诚的爱戴和拥护。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拴线”的故事。

那天上午,我们来到一个老族人的村庄。这里是清一色的高脚屋。房架用竹子和木头搭成,稻草盖顶,上下两层。上层显然用来住人,下面沿着房子用竹篱笆围成一个圈,里面养了几口猪。可能是这个村子去的人少,这猪们见了人直哼哼。另一家则在里面养了一头牛,见到我们直往后退。

没用5分钟,我们就在村里转了一大圈。钱翻译让泰参找到村长,用老语和他唧唧呱呱地说了一通。村长带我们到村后一座庙宇前,泰参说,这是一座典型的泰国式建筑风格的寺庙。我看到,这庙宇不像中国庙宇那样恢宏,但却修造的别致,别具匠心。主庙很大,外墙和立柱都漆成了朱红色,上面有金色的图案和壁画。三层屋顶由大到小,层层叠叠,弯弯的、线条优美的檐角搭建在上面,显得层次分明。对面有一座玲珑、挺拔的宝塔,坐落在石砌的高台上,有点像北京北海的白塔。这塔年代已久,青瓦缝里生满了饱胀的松草,藓绿绿,又黑又湿,水淋淋,青翠欲滴。

看来,老挝这个文明悠久的古国在建筑艺术的造型结构和布局方面是很讲究的。所以人们都说,在老挝,最辉煌最豪华的就是寺庙,而最惹眼的人就是那些身披袈裟的出家人了。在他们眼里,寺庙是文化教育中心,僧侣就是文化教师

拾阶而上,进了庙。我感到奇怪,庙里没有佛像,没有和尚,没有明烛高照,香烟缭绕,更没有成群结队的信男信女奉献布施,虔诚剃度,恭听讲经,求签问安。村长介绍说,这是一座废弃了的庙。在一间小屋子的地上,散落着不少竹片和竹叶,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不少老挝文字。钱翻译看了看说,这是早年老挝的书本,就像古代中国在木板、绸缎上写字一样。没有经过特别的保护措施能存放这么久而不损坏,简直是奇迹。看来这竹片和竹叶事先一定是经过处理,那墨也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经过村长允许,我们每人拣了几片当作纪念。

村里的老乡们听说中国人来了,个个显得非常热情。村长将我们领到一户农民家中,主人取出一罐米酒放在众人中间,给每人一根竹管,让吸着喝。我们摆摆手,婉言谢绝。

这时,从里屋走出一位老太太,大约60多岁模样。她把几根白线分别拴在我们几个人的左手腕上,口中还念念有词。虽然听不懂她的话,但从她善良的面容和亲切的目光里可以领会到,纯朴好客的乡民分明在向你表达着良好的祝愿。泰参介绍说,这种仪式叫做“拴线”,老乡们以此表达对中国朋友的敬意。在许多农村,有专门举行这种仪式的地方。当贵宾来临时,全村男女老幼就齐集这里。主人坐上席,其余人蹲在地上,男人在客人的左边,妇女在右边。客人前面是乐队,有锣、竹笛、葫芦笙等乐器。奏乐时,小伙子们高兴地笑着,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身躯。

泰参说:“今天你们来得突然,没有准备,只好这么简单点吧”。他说“拴线”是老挝传统的民间风俗。老挝人民既用来欢迎嘉宾贵客,还用来祝福呱呱坠地的婴儿长命百岁,祝福大病初过的人早日痊愈,祝福整装远行的人一路平安,祝福新婚夫妇白头偕老,祝福奔赴前线的战士凯旋……总之,是一种祈祷祝福、平安、吉祥的仪式。

泰参说,不同场合的“拴线”有不同的祝词。常用的祝词有:“祝你像鹿的角、野猪的鄂骨、象的牙齿一样强壮” “愿你活到千岁,像马、粮食和会銮,应有尽有,金玉满堂” “倘若你得了寒热病,愿它消失” “愿你在世上万能” “愿你长寿、健康、幸福而有力量!等等。老挝语叫“拴线”为“巴喜”或“素宽”,是招魂的意思。据说,古代人认为,魂是最容易游离的。如果它附着躯体,人就健康、幸福;如果它脱离躯体,人就会遭遇灾难。为了消灾纳福,便举行招魂的仪式一一拴线。

老太太给我左手腕拴线时,要我举起右手,把“线”拴在我右手腕时,又让我举起左手。拴线完毕,老太太双手合十,举到额前,大声地说了一声“萨!”然后又说了几句什么。我不知所措,钱翻译说这是“但愿如此”的意思。拴上的线应该留在手腕上至少3天。因为这些洁白的线,寄托看真挚的友情和善良的祝福。

此时,我突然感到老挝这个贫穷落后的国度变得可爱起来。她如同一位蓬头垢面的美人,在脏兮兮、乱七八糟的污垢后面却蕴藏着一种追求幸福生活的力量。只要用清水洗净,就能还她本来的面目;只要调动她内在的潜力,就能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走上繁荣富强之路。

但这需要时间,更需要耐心和努力一一我这样想。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8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