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块,《西游记》中的秋风和

——《坠龙案》————《秋线》——女婴道:“那是为了修行一门邪法,唤做《陆判秘术》,有了不死之心,便可以对自身更加从容施展了。”秋风和:“《陆判秘术》……这门武功的效果是什么呢?”女婴笑道:“《陆判秘术》乃是为人凿削肝肠,在脖子上施加刀锥的移花接木之法,可以嫁接血肉,洗肠、换心、换头不在话下。”秋风和:咽下一口口水,“这……武功有点邪门。三首龙学为什么要用陆判之术呢?”女婴道:

——《坠龙案》——

  ——《秋线》——

  女婴道:“那是为了修行一门邪法,唤做《陆判秘术》,有了不死之心,便可以对自身更加从容施展了。”

  秋风和:“《陆判秘术》……这门武功的效果是什么呢?”

  女婴笑道:“《陆判秘术》乃是为人凿削肝肠,在脖子上施加刀锥的移花接木之法,可以嫁接血肉,洗肠、换心、换头不在话下。”

  秋风和:咽下一口口水,“这……武功有点邪门。三首龙学为什么要用陆判之术呢?”

  女婴道:“我不知道。”

  秋风和:“多谢您解惑,多有打扰了。其余的事情在下再去别处调查,您这边有什么需要调查的事情吗?”

  女婴酉铭子道:“没有。”

  秋风和:“那告辞了。”

  秋风和:快步跑去九阳山

  秋风和辞别了女婴酉铭子。

  七月十一日,早上九点,秋风和从杨家坪穿过,来到了九阳山。

  秋风和:看看山下种田的僧人们还在不在

  秋风和来到佛田处,僧人正在耕种。

  僧人对秋风和施礼道:“这位施主,你有何事?”

  秋风和:“大师。”指着九阳山几座山峰道:“在下听说这边的山峰曾经是一处孕养大鬼的地方,之后被人改了风水,才从中变诞出幽冥白虎。您知道是哪位义士做的这件事么?”

  僧人道:“这还是前些年的时候,一个风水高人与一个跛足黑衣中年人斗法的时候,改变的风水嘞。”

  秋风和:“哇,听着好厉害!大师能不能给我讲讲?”

  僧人感慨的道:“这还是得从大概两三年前说起,那时候是个夏天,有个羊倌施主来这边放羊,他说这里有人葬了八个旱魃尸,各有命数,乃是纯金、纯木、纯水、纯火四种命格。于是呼风唤雨、削山填谷,改变风水局,却引来跛足中年人与他斗法,最后那跛足人逃离了这里。”

  秋风和:听到精彩处不禁鼓起了掌,“好强的羊倌!我还说是什么好心人做的这样的好事,没想到一个羊倌竟然能这么强!”

  秋风和:“您知道哪里能找到这位羊倌么?”

  僧人赞叹道:“施主这话,上次听到还在上次,希望下次听到的时候在下次,施主一定可以在有羊倌的地方找到羊倌,找不到羊倌地方,一定找不到羊倌。”

  秋风和:“搁着搁着呢!”

  僧人道:“说实话,像那位羊倌施主那样强的施主,我上次看到的时候,还是看到那么强的羊倌施主,施主这句感叹,让我想起了我发出这句感叹的时候。”

  秋风和:晃然大悟道:“这位大师,在下真是听君一席话,如同一席话啊。”

  僧人道:“施主这一席话,犹如雷霆贯耳,好似白读十年书,真是如雷贯耳的一席话啊,希望下次听到还是下次。”

  秋风和:“咳咳,在下确实学识浅陋,大师就不要嘲笑在下了。”

  秋风和:“话说回来,大师,玉麟镇哪里圈养的羊比较多,那里能找到那位羊倌啊?”

  僧人道:“贾家庄的庙会,应该会有卖牲口的?”

  秋风和:“好,正好要去贾家庄!”

  秋风和:“您知道那个跛足中年人逃跑之后去往何处了么?”

  僧人摇了摇头道:“那风水高人尚且没有抓他,我又操心他去哪里做什么呢?”

  秋风和:“多谢大师解惑,在下还有最后一问,现在是什么年份呢?”

  僧人道:“如今洪武二十四年啊。”

  僧人狐疑的道:“施主烂柯棋的故事看多了?”

  秋风和:“原来是洪武24年,你不说我都忘了。”

  秋风和:“多谢多谢。”拱拱手。

  秋风和:“大师您忙,在下先行告辞了。”

  秋风和:快步前往阴阳坟

  七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

  秋风和来到阴阳坟,在阴阳坟整座山南北两面完全不一样。一面山上郁郁葱葱终年花草不断,另一面山不管春夏秋冬都是寸草不生如同坟茔,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这个名字。(神秘学

  骰娘:秋风和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84/70 失败了…仅仅是一次失败而已!站起来!

  秋风和:(孤骰)

  (过)

  骰娘:秋风和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59/70 普通成功,平平淡淡,再接再厉。

  秋风和发现这是个太极,它不是普通的八卦太极图,而是先天两仪太极图,先天两仪太极图没有什么乾、坤、巽、兑、艮、震、离、坎的区别,只有生死两极。

  秋风和:“生,死,草木繁盛是生,枯骨埋葬是死。”

  秋风和:向前走去,寻找阴鱼的眼睛和阳鱼的眼睛

  秋风和:在高处向下方眺望,看看哪里有挖劫灰的地方

  这里没有阴阳鱼的眼睛,站在这头看不到那头。

  秋风和去阴面还是阳面?

  秋风和:先看看阳面

  秋风和: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有没有人

  秋风和来到阳面,这里是矿区,这里的人们正情绪不稳定的汇聚在一起:“那些商人贼心不死,修建什么铁路,就是为了破坏我们的风水。铁路过处穿山打洞,惊扰龙脉不说,有些地方还要从祖宗庐墓当中穿过。你们答应不答应?”“不答应”“不答应”“这里可是咱们祖传的矿,若是没有了矿,怎么生活?!”

  渐渐人群声音整齐汇聚:“我等绝不答应,绝不答应!”

  高台之上人就显得满意,高喊拆毁铁路,就有人给人群发放棍棒等等:“走,跟那些人拼了。把那些铁路全给拆了!”“拼了”“拼了”

  秋风和:跟上去看看,看他们怎么拼

  有人好奇的道:“你也是来一起拆铁路的?那些商人太可恨了,居然要在这里设铁路,开工厂,搞得祖宗不得安生!”

  秋风和:“确实可恶,不是还说要惊扰龙脉嘛,那龙脉要是被惊扰了还得了?”

  那人和其他人一般叮叮咣咣的拆铁路去了,不一阵子,铁路拆去,前来修建铁路的商人骂骂咧咧的坐着轿子离开了。矿工们蜂拥而去,带着镐子开始下矿。

  秋风和:“我是新来的,你们这工头是谁啊?”

  那人道:“哪来的工头,都是给龙宫挖矿的。”

  秋风和:“那是要找龙宫结账吗?”

  秋风和:“你们结工钱找谁啊?”

  那人道:“当然是找蛤蟆统领啊。”

  秋风和:“哈?”

  秋风和:“额……嗯……”

  秋风和:思索,“报恩桥上面雕刻的那个吗?”

  那人道:“哪个报恩桥?”

  秋风和:“杨家坪的那个。”

  那人回忆了一下,道:“不记得那地方有桥啊,不是一直都是坐船过河的嘛?”

  秋风和:了解到应该事情还没有发生,这么说来那个故事中,放生的龙王之女,可能就是宁有种喜欢,但是最后嫁给工头的那个人。

  秋风和:“你们见过一个穿黑色衣服的跛子吗?”

  那人摇了摇头道:“没见过。”

  秋风和:“那谢谢兄弟你了,你知道蛤蟆统领在哪里吗?”

  那人道:“蛤蟆统领平时在杨家坪、龙宫一带活动,晚上的时候过来给大家结账。”

  秋风和:“你们结账时间是几点啊?”

  那人道:“看蛤蟆统领何时来呗,有时候蛤蟆统领好几天都不来,不过挖出来的劫灰又不会丢,晚几天一样可以结账。”

  秋风和:“有道理,不过龙宫在做什么事情啊?怎么需要这么多的劫灰呢?”

  那人道:“你这就属于是吃白馒的人操吃仙草的心了,你管呢,有人给钱就好了。”

  秋风和:“嗯,我觉得你骂得对。”

  秋风和:“我之前还听说这下面有龙脉,咱们挖劫灰有没有可能不小心挖到龙脉?”

  那人狐疑的看着秋风和道:“嗷,我知道了,你是来找龙脉的吧,问东问西不过是你的遮掩,你实际上一直打听的是龙脉,你要坏我们的风水!”

  那人道:“我说怎么没见过你,你怎么一个劲问这问那,三句不离龙脉呢。”

  秋风和:“不是呀,我冤枉啊,我要是真想破坏你们风水不至于对龙脉完全不了解啊!”

  这矿工只是吐出两个字:“坏人。”

  秋风和:“我刚不是还和你们一起把铁路给拆了吗,我要是坏人肯定得拦着你门呀。”

  矿工道:“刚刚你可没拆,你就看热闹了。”

  秋风和:“所以说嘛,哪有坏人站在一边啥都不干,光看热闹的。”

  矿工笑了起来,幽幽的道:“凶手往往会返回作案现场,欣赏自己的杰作。”

  秋风和:“欣赏你们拆铁路,我在一旁看热闹是吧?”

  矿工道:“我不信!你个坏人!”

  矿工背后仿佛有人再说,现在的你,无法取信于我哒!

  秋风和:“你不能这样啊,你不能把我好端端的一个好同志,说成是坏人啊……你这样是不对的!”

  矿工离开了。

  并且矿工开始向工友们宣扬,有个坏人要坏他们的龙脉。

  秋风和:我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商家

  商人早已坐着轿子离开了。

  秋风和:去阴面那边看看

  秋风和来到阴面,一条赤水河自山上蜿蜒而下,将一座巨大的工厂环在其中,机械齿轮相互啮合间将水与火碰撞的力量转化为蒸汽、雷电,亦或者是更深刻的力量。大片的砖石瓦砾构成了巨大的工厂各个生产区,工厂的周围寸草不生,一切都显得灰败平静,就像是明明活着、却一步步走向死去。

  秋风和:看看生产区有没有正在工作的劳工和监工

  身着灰黑色的、耐脏布料衣裳的工人们此时正在各自的工作区运转着这一庞大的流水线一般的铁艺锻造生产区,在更之后的时间里,他们将简单的吃一些饭菜,随后继续干活到凌晨两点,经过漫长的休息,早上六点他们将继续工作,周而复始。这些工人就像是微小的蚂蚁,一切只是为了更上方的利益去奋斗,蚂蚁之上背负的财富只能意味着金钱之下,众生蝼蚁。

  秋风和:(你能不能你别骂我了)

  江湖说书人:(兔兔打这段的时候一定心里复杂)

  (哎)

  秋风和:我去最后一个阶段,看看他们锻造的铁质锻造最终的成品是什么

  这里的锻造出各种颜色的合金,亮银色的1Cr18Ni12Mo2Ti、灰蒙蒙脏兮兮的25钢种种颜色,板材、棒材、管材、锻件、毛坯种种形制……

  秋风和:我去找这里的监工

  地上散落的是或是亮银色或是暗蓝色的小块切屑,就像是一个个工人一般被行走而过的人踩踏,明明看到,却依旧只能踏过行走,最后或多或少的残留在鞋底,死死的镶嵌或是留下丑陋的疤痕。

  秋风和找到这里的监工,或者说工头,工头正在擦拭着一张面具,那是一张傩神面具。这是一张来自氐羌旧地的地方信仰的面具,那是蚕丛之后二郎神的形象。(《灌江备考》中有云:“二郎为蚕丛之后,故额上有一纵目。”)

  秋风和:“大哥,您这还招工人吗?”

  工头看着秋风和道:“我见过你,在二十年前,你还是想坏龙脉是吧。”

  秋风和:“啥?”

  现在的工头,竟是过去的矿工。

  秋风和:“哥,我压根就没想过坏龙脉啊,您这都误会我20年了。”

  工头道:“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人可以锲而不舍,二十年就为了坏我们龙脉。”

  秋风和:“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人可以因为我问了一句龙脉,就怀疑我要破坏龙脉,怀疑了20年!”

  工头道:“不止一句,你为了坏我们龙脉也太执着了!”

  秋风和:“我实话跟你说吧,哥。我听说有龙脉的地方有宝藏,我是来寻宝的,我破坏你龙脉干嘛?那东西弄不好可是大因果!”

  秋风和:“我坏龙脉除非我自己也不要命了,我要是自己也不要命了,怎么能20年后还好端端站在这里呢?”

  工头道:“寻宝你下矿啊,问龙脉指定要干坏事啊,不是埋坟就是坏风水。”

  秋风和:“我哪知道要下矿啊,我知道龙脉在哪,不是才好去找宝藏嘛。哥你现在相信我了吧?”

  工头吐出两个字:“不信。”

  秋风和:“那你说,怎么着你才肯信我。”

  工头道:“除非你光着屁股在厂里跑一圈。”

  秋风和:“你这事太强人所难了,换个正常点的。”

  秋风和:“我要脸呢。”

  ?:(你为了坏我们的龙脉,居然愿意光屁股跑一圈!你这个忍辱心太强了)

  工头道:“那你捂着脸光着屁股在厂里跑一圈。”

  ?:(你连光屁股跑一圈都不愿意,肯定是来坏我们龙脉的!)

  秋风和:“这和龙脉有什么关系?”

  工头奇怪的道:“你不是问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嘛?”

  秋风和:“如果有人真的是来破坏龙脉的,他就不敢光屁股在厂里跑一圈了吗?”

  工头道:“他敢不敢跟我什么关系,我信他不是不就行了嘛?”

  植物:(反问他)

  植物:(让他也光屁股)

  秋风和:“那我也是决计不能做这种事情的。”

  工头道:“那我就不信你。”

  (秋风和:这什么工头)

  秋风和:“那便不问你与龙脉相关之事了,这个工厂谁是家的啊?你们现在给谁干活呢?”

  工头道:“龙宫的啊。”

  秋风和:“工资多少钱一天啊?”

  工头道:“80文一天,工作时间短,超过市场平均水平,加班算换休。”

  秋风和:“还挺好,好歹能吃上饭,也不至于饿得不行被扒了皮做稻草人。”

  工头思索道:“有道理,饿得不行的可以拖去做稻草人。”

  秋风和:“你们怎么不挖劫灰,跑这来开工厂了?”

  秋风和:“你是什么资本家?”

  工头道:“我怎么可能真的这么做呢”

  工头认真.JPG

  秋风和:“哥,你叫啥啊?”

  工头往后靠在椅子上道:“那就是铁路我们已经建完了,开工厂比挖矿挣钱,可持续性发展,不做资源型产业。如今的工厂之下,就是曾经的矿区,不需要试探工人的底线,只需要镇压罢工就好了。”

  工头笑呵呵道:“我,名字叫做胡世模。”

  秋风和:“好名字,在下四岳门秋风和,跨越20年的岁月也算是故人了,当然你要是不误会我那就更好了。”

  工头道:“你要想取信我,可以光着屁股在厂里跑一圈。”

  秋风和:“你是不是有病啊,为啥想看一个男的在你厂子里面裸奔啊?”

  秋风和:(好,他急了,他急了)

  工头慢悠悠的道:“你别急,你别急。”

  秋风和:“不行,我急了!你为啥要看一个大老爷们裸奔?”

  工头道:“你之前问我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的。”

  工头慢悠悠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急,但是你先别急。”

  秋风和:“我……行,我不急,你说吧,除了裸奔以外还有啥?”

  秋风和:喘几口气平复心情,看自己看起来别那么急

  工头慢悠悠的道:“看看你和朋友的聊天内容。”

  (秋风和:人就是我杀的)

  秋风和:“成,你看我和谁的?”

  工头道:“就看你和闺蜜的吧。”

  秋风和:(说着话秋风和掏出手机,先把手机格式化

  (然后把手机吃了)

  (丢厂里物理粉碎,然后高温融毁)

  (不然可以物理读盘,好多泄密都是物理读盘)

  秋风和:“我跟我闺蜜说我不想干活了,想要辞职回家卖红薯,然后她帮我骂了我老板。”

  植物:(男闺蜜?)

  秋风和:“另一个闺蜜发了点好看的小说逼着我看我,还把她账号密码都给我了,你看不?”

  工头道:“故事画本?

  秋风和:惊奇道:“那你看黄书奔着啥去?”

  工头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以下内容为屏蔽内容。

  *******。

  秋风和:(我能听见吗?)

  (你听不见)

  秋风和:“哥,你文被锁了。你编辑催你整改呢。”

  工头道:“好了,现在我可以相信你了,毕竟一个龙阳之好说什么,正常男人都会信的。”

  秋风和:“成,哥你可得给我保密,这话我一直藏心里,谁我都不敢说。”

  工头道:“你放心。”(除了你师傅,我不和别人说)

  秋风和:(不要————)

  植物:(乐)

  秋风和:(没事,我合理怀疑我师傅是知道的)

  植物:(你师傅男的女的?)

  秋风和:(男的呀)

  植物:(唔…)

  植物:(祝你们幸福)

  秋风和:“谢谢哥,不过你这混的真不错,20年前还是打工的呢,现在成了工头了,才20年就上来了,升的这么快有什么诀窍吗?”

  秋风和:(今天跑的好放飞自我)

  墨辰:(20年升级还需要诀窍吗)

  工头轻声的道:“你平时要多看书,《打工人的自我修养》、《时间管理》、《如何抱上富婆大腿》……工作中蛮力镇压罢工大可不必,帮忙更要适度,工人里面总是要出工贼的,总有人愿意上工。。在仲裁中“不经意”间“发现”问题所在,适当提高些许待遇,要求交出罢工的头目,一切就会瓦解,甚至难以再汇聚起来,这时候面对的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当初我便是在工人起义前夜喝酒壮胆,然后第二天早上带着队友冲锋,迷迷瞪瞪的对着场上最弱地方冲锋,并且把那地方干烂了,大骂一句乌合之众后,就成为工厂优秀员工,被龙宫扶持的商人上报,从此成了龙王的赘婿。可见,乌合之众多年后还是乌合之众。”嗯,当时最弱地方是起义的工人。

  ——《墨尚合线》——

  上回书说到道士张景箓对尚文恪摇头,尚文恪在旁边等墨。

  墨辰:#尝试模拟出脑中的虞画

  墨辰过美术。

  骰娘:墨辰进行检定:D100=97/19 是大失败!终究还是……败给了命运。

  墨辰画了个火柴人,而且特丑。

  道士张景箓倒抽一口凉气,又倒抽一口暖气,均衡气候。

  墨辰:“看嘛画画没有天赋。。。附灵没试过,可以试试”

  道士张景箓道:“你来吧。”

  墨辰:#试着赋灵

  墨辰:(附灵过啥)

  墨辰使用功法吧。

  (赋灵是一系列功法的统称)

  墨辰:(还以为要骰呢)

  墨辰:#使用应龙功法

  墨辰:(那个aoe)

  墨辰施展《天地昏蒙而万物否》,每消耗200mp持续5回合,腾空而飞,屏蔽太阳,同时局域内万物每回合消减1%,最终抵达终结状态。

  mp不足,没能发动。

  墨辰:(mp不够,啧)

  墨辰:(不会好表现出龙的特征吧)

  墨辰:(有了)

  墨辰:#装作使用之后,用神通在地上一划,划出一个小水潭

  道人张景箓摇了摇头道:“我要看的是赋灵,不是这画地成江。”

  书说这时,尚文恪,鸽杀。

  墨辰:“emmm,那看来的话,我应该完成不了你想要的,我体内有力量,但是我感觉现在用不出来”

  道士张景箓道:“看来,你我二人有缘无分啊。”

  墨辰:“唉,看起来是了”

  墨辰:“能请道长指点一二吗”

  道士张景箓摇了摇头道:“你我二人无缘,就不指点啦。”

  墨辰:“明白了,那我能询问一件事吗”

  道士张景箓看着墨辰道:“请讲。”

  墨辰:“我最近在做一个梦,里面有人叫我吴郎,她还在问我什么时候成亲,以及我感觉好像并不喜欢她,能帮我解读一下这个梦,以及为何吗”

  道士张景箓笑道:“周公解梦中有云,同妇人行主失财,抱妇人主有喜事,与妇人交有邪祟,与妇人共坐大吉。你这是要有喜事了。”

  墨辰:“但是明明我姓墨呀,那个叫我吴郎”#观察张景箓表情有没有变化

  道士张景箓道:“你做梦我怎么知道为什么管你叫吴郎。”

  墨辰心理学多少?

  骰娘:楚太上进行了一次暗骰,骰娘偷偷把毛线球朝远处丢去……

  墨辰并没有看出张景箓的神色变化。

  墨辰:“好吧,我能请你出山吗,我想去贾家庄,据说那边有问题,但是我一个人有点担心”

  道士张景箓摇了摇头。

  墨辰:“明白了,有什么能告诫我的吗”

  道士张景箓道:“出去一趟就问告诫,居士你别出门了。”

  墨辰:“就是问问嘛”

  道士张景箓道:“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居士不必挂在心上。”

  墨辰:“请问道长这里有鬼钱吗”

  道士张景箓道:“没有,我又用不到。”

  墨辰:“好的,这里那里有鬼钱兑换呢”

  道士张景箓道:“黑龙潭和八卦井。”

  墨辰:“明白了,多谢”

  墨辰:“咳咳,还有个问题,八卦井在哪”

  道士张景箓指向北边道:“八卦巷。”

  墨辰:“多谢”#出门前往八卦巷

  墨辰来到八卦巷,这里是玉麟镇的范围。此处乃是八卦形制建设,八条巷子相互交织围拢成八卦形。八卦巷正中的八卦井井中水如明镜,清澈透亮,倒映着八卦巷。这里并没有无人住的空房,也没有客栈。可以看到这周围有开门的棺材铺、酒馆、卢家药铺。

  墨辰:#找一下八卦井

  八卦井就在这八卦巷的正中间。

  墨辰:#过去看看八卦井

  墨辰来到井边,只见井中水如明镜,清澈透亮,倒映着八卦巷,水中没有人。

  墨辰:“emmm”

  墨辰:#看看能不能打一口水起来

  墨辰借助边上的绳索和水桶打上了一些水。

  墨辰:#喝一口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

  墨辰喝了口水,很甜,很润。

  墨辰:“emmm,要怎么换鬼钱呢”#丢一文下去

  墨辰这一文钱丢下去,连个水漂都没有。

  墨辰:“emmm”#看看附近有没有人

  这大街上,不是很多人嘛?

  墨辰:(等等,这个意思是水里照不出来我吗?)

  (对的,照不出你)

  墨辰:#抓住绳子跳下去

  墨辰下井,穿过一层难以触摸的薄膜,看到一面巨大的镜子中分割成千百块,各自映照着不同的墓葬内部。这里除了这面镜子并没有其他的,至于不凶的墓……哪个还有活物的墓不凶?!

  这些墓葬里有活人的便是不少,没有活人的那更是多得很。镜面中划过一道道没有活人的死墓,遍地残兵的俑坑,被轮回碑贯穿的葬仙冢,葬龙的东海龙冢,庞大的青丘狐冢,诡秘莫测的血棺,太阴拜月的水解局……更有甚者,干脆就是一座空坟里盘踞着难以言说的诡异存在,不详透过镜面反向窥视,还有一方魔穴之中雷光闪烁,六棱的坟茔中无数眼球映照着火光……

  墨辰:#触碰镜子,看看能不能把他的碎片拼起来

  墨辰摸了摸镜子,一个个光景翻转挪移,镜子原来只是分割成了许多个小部分。

  墨辰:#看看能不能拼起来

  这些光景拼不起来。

  墨辰:#试试把镜子带走

  这面镜子太过巨大,甚至比井口宽,难以带走。

  墨辰:#找些比较小的镜片,尝试分开带走

  这小的镜面也是大镜子上一体的。

  (这玩意是相当于显示器上的分屏)

  (你能把分屏扣出来吗?)

  墨辰:#看看能不能进入镜子里面

  墨辰发现没法进入镜子,但是在点触到镜面的时候,点在镜面中‘没有危险的空墓’上,无形的波澜荡漾而起,这座空墓瞬间占据了整个镜面。空墓荡漾起声音,穿透镜面:“又有人来易物了?”

  墨辰:“易物?看来刚刚有人来过”

  那声音道:“是啊,刚刚有人来过,好像是十年前吧。”

  墨辰:“这么久了呀”

  墨辰:“那请问,用什么换什么呢”

  那声音道:“明明只是刚刚。”

  那声音道:“我这里有许多东西,你如果想,我们可以以物易物。”

  墨辰:“这个可以吗”#拿出钱来

  那声音道:“可以,你想用这些锻造出成型的金属矿石换什么?”

  墨辰:“我想要力量,不知可以吗”

  那声音道:“可以,你能拿出多少矿石呢?”

  墨辰:“需要多少呢”

  那声音道:“你要什么方面的力量呢?又要提升多少呢?显然我能给的,是要对应数目的矿石。”

  墨辰:#先拿出来一千文,这个能多少呢

  那声音道:“你要提升哪方面呢?”

  墨辰:“我的内力吧”

  墨辰:(就是mp)

  墨辰:(古代应该不存在mp这个东西)

  墨辰面前的一千文消失了,mp上限+1。

  墨辰:(emmm)

  墨辰:(就这)

  墨辰:#感受一下身体“好了,相信你了,说正事,我需要鬼钱”

  那声音道:“鬼钱?可以。”

  ——《save》——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8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