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代还是什么,战友李宗益当兵的感受

文|宋春贵前不久,战友李宗益在网络平台上发表了一篇《闪光的蓝宝石》,读后令我激动不已。蓝宝石产地的昌乐是我第二故乡,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绿色的军营,二十三年的青春年华和我的战友,在我脑海中不断浮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从恵民师范专科学校弃笔从戎,那时刚好十八岁。记得到军营下连队后第一个接触的就是指导员冯官海,他中上身材,不胖

文 | 宋春贵

前不久,战友李宗益在网络平台上发表了一篇《闪光的蓝宝石》,读后令我激动不已。蓝宝石产地的昌乐是我第二故乡,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绿色的军营,二十三年的青春年华和我的战友,在我脑海中不断浮现。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从恵民师范专科学校弃笔从戎,那时刚好十八岁。记得到军营下连队后第一个接触的就是指导员冯官海,他中上身材,不胖不瘦,那时三十左右,头戴大盖帽,一扛三星,眼睛特别有神。见到我们这些新兵,像家中迎来客人,满脸堆笑,与我们攀谈起来,一一问我们姓名,年龄和家庭,想不想家。那浓厚的沂蒙口音听起来特别亲切,像兄长似师长家长里短,心里暖暖的,瞬间陌生感一扫而光。

“为什么当兵?为谁当兵?怎样当好兵?”的革命传统教育是新兵入伍后的必修课。那天冯指导员没有像学校讲师那样带讲稿与笔记本,拿着杯子走进课堂。讲课前,他先后问了三个新兵为什么当兵?为谁当兵?有答当兵保家卫国,有说当兵不吃二遍苦不受二茬罪,还有的认为,当兵能吃上饱饭。冯指导员笑笑说:”三个同志说的都对,但又都不完全,我们当兵是为保卫祖国,国保家才能保得住,我们是为人民当兵,让全国人民过上好日子,包括我们才能吃得饱,穿得暖………”

他结合自身战争年代参加孟良崮、淮海渡江战役抗美援朝,讲述为了祖国和人民,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浴血奋战的经历,多是班组连队和战友的英勇杀敌的事迹,很少谈及自己。他话锋一转对我们说:“你们大都是从学校入伍的,必须明白当兵为人民、训练为打仗、平时为战时、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才能当好兵”。他讲话像啦家常,又像讲故事,课堂内静得一根针掉地下都能听见,他的话很入耳,六十年过去了,我记忆犹新。

还有一次,国防施工期间五一节放假,大部分战士或外出游玩或外出购买日用品,我无事在宿舍里读《苦孩子好战士》一书,突然冯指导员进屋见我便说:“宋春贵,你怎么没出去玩呀?”我答:“无事不出去了”又说:“那好,咱俩逛逛铁骑山吧!”到达山顶一座庙宇,发现门前一幅七言门联,上联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下联是:事非经过才知难、横幅是:开卷有益。他深情地对我说:“这幅门联很有哲理,只有用知识武装头脑、干事才能得心应手难不倒……”他这一席话使我顿开茅塞。

当时,全国掀起学雷锋高潮,冯指导员语重心长对我说:“你想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就应以雷锋为榜样,在工作上向积极最高的看齐,在生活上向水平最低的看齐”这两句话成了我当兵期间的箴言和动力。冯指导员扔手榴弹的射程很远,常得到上级首长的夸赞,他说扔手榴弹不仅需要力气更需要技巧,而这些技巧的提升是要经过长时间的刻苦训练才能达到的。同样,在任何项目的训练中,都要保持拼搏进取,精益求精的态度,近差丝毫远差千里啊。那一年,我第一次火炮实弹射击,按照冯指导员“对技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一遍生、十遍熟、百遍成老师”要求,命中目标。在担任“海阳县鳌山卫5000米海上运动目标射击”任务中,我从实战出发,坚持精益求精,一举击沉“敌舰”,年终被授于特等神炮手。

一九六二年,部队在青岛标山国防施工,那里环境恶劣,劳动强度极大。连队住在标山脚下孤零零的下沟村,离借福镇大约二十里,一条乱石纵横的羊肠小路是这村通往山外的唯一通道。那里石多田少,只有寥寥数棵柿树,花椒和遍山的酸枣树。我们在十几户村民家中打地铺,工地洞口在半山腰,路是一条羊踩的小路,每天上工要攀爬40余分钟,收工也要半个多小时。潮湿的山洞,上面灰尘飞扬,下面透水加打水眼、水溪流淌。人工轮锤凿眼、点燃炸药放炮、轱辘车运碴,三个作业队三班倒。连队干部与战士一样轮锤放炮或推车运碴。冯指导员全天跟班,哪里任务重他就去哪儿,去的最多的地方是点炮组,炮如何点,哑炮如何判断是保证人员安全的关键,他不断提醒大家一定按程序橾作,连队创造了“千炮不哑”好成绩,成为安全无事故单位。

我们这些学生兵与从小干农活的战士在施工中有差距,他就为我们鼓劲加油。有一次刚放完炮,我用钢钎去捅上面炮洞中的乱石,只听哗啦一声,一堆碎石砸在我的左胳膊,顿时疼的我呲牙裂嘴蹲在地上,班长用救急包给我包扎,让我下去休息。我想到冯指导员说的轻伤不下火线的话,咬着牙装着轻松的样子说没事,又去干其它活,至今阴天下雨时左臂还有感觉。

那时,冯指导员家属早已随军在营区,除吃饭、睡觉之外,天天与我们浑在一起。早操、训练、上课,晚点名,打扫卫生一次不拉,菜地劳动也跟着,星期天节假日和课外活动都能见到他的身影。记得入伍后的第一个国庆节,连队放假包水饺改善生活,食堂把面肉菜按人头分到各班,自行包自行煮。我们炮三班八个人一个老兵在外探亲,其他新兵不会包,正在发愁时,冯指导员来了,他一边包还随手指导我们学着包。饺子煮好后,挽留他吃了再走,他说:“你嫂子在家已包好饺子,她们都等我回去煮呢”。

冯指导员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当兵第二年,连队发生了一件惊动上级机关的事,而且与我有关。艰苦的施工环境和每天超强劳动,使个别战士产生了怕苦怕累的思想情绪。连队老兵周xx就是其中一个,他多次称病拒不起床上班,连长急了,强行将他喊醒,因为工地到宿舍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怕他再生意外,让正在持枪站岗的我押送他上山干活,我放下枪,同他一起到了工地。 事后不久,军区保卫部门前来调查处理。原来周XX向军区写信,控告连长指令哨兵持抢押送他施工,是军阀作风、侵犯人权。冯指导员对调查人员坚持事实求是,详细说明当时情况,据理而争 说连长的本意是护送上山,根本未有持枪行为,就是批评狠一些,未采取过激行为。我也向调查组反映,我同周xx一路上肩并肩边说边笑,没有押送的意愿与表现。调查组据此结案,公正处理,挽救了连长的政治生命。冯指导员在上级领导面前、敢于讲真话,澄清了事件的是非曲直,展示了他优秀的品质和人格魅力,多年后,我一直按照他的样子去学去做。

我觉得冯指导员与我有缘,对我格外厚爱,有意裁培我。

入伍不久,让我在全连介绍学习雷锋的经验,多次派我到驻地学校讲述雷锋的故事和学雷锋体会。多次与我交谈,不断校正我前进的方向,我与他相处的三年中第一年授于优等炮手;次年施工授于技术能手、五好战士,第三年授于特等神炮手、学雷锋标兵、五好战士、正是由于他给我奠定的良好基础,第四年的春天入党、当班长、提干部,以后的以后,我逐步走到团的领导岗位。有人说我遇到了一个好领导,遇到了一个好兄长,遇到一个好导师这话一点不假。但他对全连战士都这么好,多年后我领悟到,他这是爱才,爱文化,要不一年中一个不足百人的连队,能有13人入党,7人提干呢?冯指导员在八团任副政委,在德州,济南机关、大学、企业三支两军(支左、支农,支工、军菅),那是后来听说的事。

前几天,战友群里我突然发现一个帖子,李宗益问一个五十年代入伍的朱股长认识八团冯官海否?还说那篇文章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有的是原藉昌乐在外工作的,有的在那里当过兵的,其中就有冯官海女儿小雨,怀念部队大院生活,思念逝去的父亲与他那些战友。冯官海——在我脑海中出现过千万次的名字,那不正是我夜思梦想老指导员吗?他升迁到八团当营直干部,我则到外连当排长,由于部队执行任务频繁,流动性强,始终没有相见,到现在算起足有六十个年头,怎不让人感慨。

代代还是什么,战友李宗益当兵的感受

(政治指导员冯官海照)

我急切找到作者继而又联系上了小雨,向她叙说同老指导员在一起的岁月及思念之情。小雨热爱文学,也是个文学写手,从她《我的父亲母亲》《流金岁月》的文章中,我似乎看到冯指员缓缓向我走来,还是那个不变的模样,还是那样可亲可敬。依然是不变的脾气和秉性,哪里有难哪里去,扎根基层与群众打成一片;依然是那样不顾小家,为大家一心扑在工作上。

有人说战友情,坚如石;战友情,代代亲,这话我信。

代代还是什么,战友李宗益当兵的感受

宋春贵简历:男、1961年入伍,大专文化,从军23年,从警19年。一生酷爱文学,2019年《我与祖国同成长》征文获山东省监狱系统一等奖;2021年《我的从警奋斗之路》的征文,同年《光荣从军23载峥嵘岁月有芬芳》的征文,2022年《追求晚年身心健康紧跟新时代不掉队》的征文均获得奖项,偶有文学作品发表于网络平台。

壹点号山东金融文学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9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