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小宝,我是,家大小姐的丫鬟

我是姜家大小姐的丫鬟,后来她嫁到了将军府,我就成了将军夫人的丫鬟。做将军夫人的丫鬟挺好,吃穿不愁,还有人伺候。就是每天都要吃一大把狗粮,烦透了。01.我14岁时因为肚子太饿了,就把自己卖给了牙婆。我寻思着找份临时工,干个三五天,吃个三五天,再打包个三五天的粮食就走。我当然知道打工要签卖身契,但这不影响我说走就走,不然我那十年的功夫就白练了。我把自己卖了的第二天,牙婆就

我是姜家小姐丫鬟,后来她嫁到了将军府,我就成了将军夫人的丫鬟。

做将军夫人的丫鬟挺好,吃穿不愁,还有人伺候。

就是每天都要吃一大把狗粮,烦透了。

饿小宝,我是,家大小姐的丫鬟

01.

我 14 岁时因为肚子太饿了,就把自己卖给了牙婆。

我寻思着找份临时工,干个三五天,吃个三五天,再打包个三五天的粮食就走。

我当然知道打工要签卖身契,但这不影响我说走就走,不然我那十年的功夫就白练了。

我把自己卖了的第二天,牙婆就把我和几个小姑娘带到一所大宅子里。那宅子太大了,我走了两刻钟才走到一个香香的、漂亮的院子。

我觉得还是用轻功更省事。

不过这个院子可真好看啊,亭子上挂着柔软的纱,到处都是可爱的花。

就在我够着脑袋到处瞄的时候,有人来了。

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大叔,长身如玉、眉目如星,太好看了。

他身后半步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漂亮姐姐,远山黛眉,眼里仿佛住着世间所有的温柔。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看呆了!我旁边的小姑娘死命拽我的袖子,我抖了抖手把她甩开。

别打扰我看美人啊,真讨厌!

这时牙婆出声了:「放肆!低头!」

我一愣,发觉是说我,只能噘着嘴巴低下头,然后偷摸着斜着眼瞄。

真的很好看,让人一见就心生欢喜。

「无碍。」大叔开口了,哇,声音也很好听!

我忍不住又抬起头,发现他在看我,眼里带着审视。

大叔走到我面前,一抬手,我下意识侧身微微躲开——咦,是扇子?

他是打算用扇子敲我吗?敲我干啥,我又不是西瓜。

思绪回转之间,我又把身体调整了回来,让他敲了两下。

大叔顿了一下说:「手伸出来。」

要打手心吗?怎么跟我老爹一样。

我伸出手,大叔没打我。他端详了一下我的手,对牙婆说:「这个留下。」又对我说:「你站到夫人那边去。」

夫人就是那个漂亮姐姐吧,那感情好哇!

我屁颠屁颠蹦跶到漂亮姐姐,哦不,夫人面前,满眼星星地看着她。

夫人的声音温温柔柔,像一汪泉水,她说:「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

我叫阮青竹,来自北地。但老爹说,不能随随便便说自己的名字。我深以为然,毕竟我是要跑路的。

所以我说:「我叫小竹,江南人。」

夫人点点头,说:「小竹,好名字。从今天起,你就是大小姐的陪嫁丫鬟了。」

我很开心,因为漂亮姐姐夸我名字好听,还让我做大小姐的丫鬟。

大小姐呀,那可是这个家第三大的人了吧!她那里肯定有很多好吃的!

很多年以后,我想起刚进姜府的这天,不禁感叹读书人就是焉坏焉坏的,两句话就骗走了我大半辈子。

美色误人啊,误人啊!

02.

后来我被带到了大小姐跟前。

初次见她的时候,她靠在榻上,一只脚吊着鞋,一只手撑着下巴。

闺房中的那张小榻,硬是给她靠出了山大王的感觉。

窗外的晚霞照进来,印得她的脸颊仿佛涂了胭脂。

大小姐也很美,和老爷,也就是帅大叔,还有夫人的美不同,大小姐的美张扬鲜活,能把满屋的金银玉器都比下去。

「你就是父亲给我挑的陪嫁丫鬟?你有什么本事?」她问。

我说:「我很能打。」

大小姐一下子就从榻上跑下来,来到我面前。

看起来和我一般高呢。

她感兴趣地问:「多能打?」

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

我想了想,从旁边的花瓶里拿了一支花,抬手射向梁上某处,一个黑影旋转而下。

大小姐叫了一声,躲到我身后,她的两个贴身丫鬟尖叫了起来。

「快来人!有歹人!」

黑影一听,连忙夺窗而出。

很快,家丁就进来了,老爷和夫人也来了。

夫人把大小姐圈在怀里,轻声安抚着。老爷怒气冲冲地命人一遍又一遍地搜查院子。

大小姐一脸一言难尽,我一脸懵逼。

我进屋就发现那人了,还以为是大小姐的暗卫呢,感情那是个歹人?早知道我扔什么花啊,我有一袖子的飞刀呢!

当天,夫人就把我升为了大丫鬟,负责贴身保护大小姐。

大丫鬟好啊,钱多事少伙食好!

晚上,大小姐躺在床上,我坐在小板凳上,她对我说:「小竹,你看见那人的长相了吗?」

我点点头:「看到了,挺好看的,眼下有颗痣。」

大小姐没说话。

我又说:「你别怕,这次是我不知道他是歹人,下次我见到他,一定把他杀了。」

大小姐侧了个身,面对着我笑了:「那可不行,他是我未来的夫君。」

看着我张大了嘴,大小姐又说:「不过,可以打一顿。」

我用力点点头,没问题!

大小姐哈哈大笑,慢慢睡着了。

我看着她如玉的睡颜,不禁想,她这么好看,未来的夫君也这么好看,那他们的小宝宝得多好看啊!

有点想看了。

03.

但在我第三次从梁上,第五次从窗下,第八次从树上把大小姐未来的夫婿抓下来之后,也没成功打他一顿。

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他太能跑了,另一个是,我发现大小姐不讨厌他。

就拿最后一次我把他从大小姐床下拎出来说吧。

看得出,大小姐是真生气了,她小脸通红,咬牙切齿地指着未来夫婿说:「李将军,我们还没成婚,你把我的闺誉置于何地,你把我置于何地?」

就是就是!我点头附和,准备动手了。

但大小姐却叫住了我,她说:「小竹,让他走。」

又说:「李将军,若有下次,婉婴便退婚了。」

这其实不像她,她要是真讨厌什么东西、什么人,是没有「下一次」的。

所以我想,大小姐大概是不讨厌他的。

但那歹人不知道,他听了大小姐的话就站着不动了,他那双桃花眼一下就失去了光彩。

最后他朝大小姐行了一礼,说:「是李某唐突了……我只是,只是……」

没等他「只是」出来,我就把他扔了出去。

哎,长得人模人样,怎么是个结巴呀!

我摇了摇头,大小姐配他真是可惜了。

04.

再见到李将军的时候,是七天之后了。

这一次他是从姜府大门进的,备了好多礼,据说除了我,连大小姐的猫也有。

拜见老爷和夫人后,他们让大小姐陪李将军在园子里走走。

当然不是两个人,我也在。

李将军和大小姐从园子入口走到出口,其间拼命朝我挤眼睛。

我气坏了,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当着未来夫人的面朝我一个丫鬟暗送秋波!

我回瞪他,用眼神告诉他: 再瞪我动手了啊!

这时大小姐说话了,她说:「李将军,您若有眼疾,我便帮您叫个大夫来吧。」

李将军赶紧收敛神色,小意讨好地对大小姐说:「不……不是,我就是……就是……」

大小姐停下脚步,叉着腰、仰着头,好整以暇地等着李将军说完。

没法,李将军太高了,大小姐才到他的胸膛。

李将军似乎下定了决心,他狠狠瞪了我一眼,对大小姐鞠了一躬。

「那日是我唐突了,我本不想出此下策,怎奈……这丫鬟总能发现我,我一急,就躲在床下了……实在是抱歉!」

大小姐扑哧一下笑了:「小竹既然能发现你,你躲哪儿她都能发现。你是呆子吗?」

李将军耳根红透了,他嘟囔着说:「我一心只想看看大小姐,慌了神……」

这下轮到大小姐耳朵红了,她轻声问:「你为何要看我?」

李将军的声音也变轻了,他说:「我原本只想看看与我订婚的姑娘是何模样,但真的见到后,便满心满眼都是你,只盼着能天天见到。」

于是那天,我看见这对璧人在桃花树下彼此相望,仿佛一眼便是万年。

05.

大小姐和李将军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好了,但我跟李将军的关系越来越差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相似的感觉,就是虽然这个男人确实挺优秀的,但我就是觉得他配不上大小姐。

而且最讨厌的是,这人打不过我,竟然找了个帮手!

帮手比我小 4 岁,豆芽菜一样,又瘦又矮,长得一点也不好看。

「他叫阿鱼,是我最有潜力的暗卫。」李将军说。

我一脸惊恐,就这豆芽菜,还暗卫?我一筷子就能戳死他!

于是我对李将军的印象更差了,他竟然雇用童工。

什么,我也是童工?

不,我不是,我只是年龄小,拳头可不小。

大小姐雇我,那叫慧眼识英雄!

总之,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我不再是大小姐和李将军唯一的电灯泡。因为电灯泡变成了两个。

大小姐和李将军游船,阿鱼负责煮水沏茶,我负责吃鱼。

大小姐和李将军看灯,阿鱼负责给钱,我负责吃糖葫芦

大小姐和李将军登高,阿鱼负责拎包袱,我负责吃青团

李将军说我身为一个大丫鬟,就知道吃。

大小姐说能吃是我的福气,不用我做事是她的福气。

阿鱼说为什么他每天练武,我每天干饭,他还是打不过我。

我得意极了,我说这是因为我骨骼清奇,天赋异禀!

然后时间就在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过去了,我从不知道时间能过得这么快。

以前在山庄里,我每天都是练剑、练枪、练步法,无聊得不行。

但现在,我每天都有很多事做,听大小姐练琴,陪大小姐吃饭,被大小姐打扮,和大小姐上街。

啧,还有盯着大小姐约会。

抛开最后一点来看,充实又有趣。

我渐渐忘了跑路的打算,沉溺在日常的每一天。

可我也忘了老爹曾对我说的,京城,从不是个安稳的地方。

06.

朝堂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变了样。原本这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只是个丫鬟,但它影响到了李将军,影响到了大小姐,那就和我有关了。

那天,老爷和夫人把大小姐叫了过去,谈了很久,等她回来的时候,就不会笑了。

大小姐在长案前坐了一整天,坐到银色的月光铺洒到了她身上,也没有动弹。

她不吃饭、不喝水、不说话,

也不掉泪。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我转头就奔向了将军府。

将军府有明卫百余人、暗卫二十余人,但只要我想,他们就拦不住我。

那日我跟阿鱼说,我骨骼清奇、天赋异禀,不是场面话,是实情。

我 14 岁从山庄里出来时,上至师伯下至师侄,没一个打得过我。

所以当阿鱼的剑擦过我手臂时,我还挺惊讶的。原来李将军也没说谎,阿鱼确实有潜力。

「你擅闯将军府,有何居心?」阿鱼手握长剑,剑尖指着我。

我说:「我是姜大小姐的丫鬟,未来将军夫人的丫鬟,我有什么居心?」

阿鱼眉眼一冷,小小年纪倒是显出几分气势。他说:「姜家大小姐已经不是未来的将军夫人了,圣上赐婚了将军和柔漪公主,柔漪公主才是未来的将军夫人。」

我的脑袋似乎要炸掉了。

难怪这段时间将军没来找大小姐了,难怪大小姐今天那般伤心。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那个姓李的负心汉!

我闪身越过阿鱼,冲进房里。

可笑,一个将军而已,竟敢负大小姐,我今日就要取他狗命!

但我万万没想到,我还没杀他呢,他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趴在了床上,一张脸惨白无比。

屋子里弥漫着药味和丝丝血腥味。

这是怎么回事?谁在我之前伤了这个狗男人?

李将军是醒着的,但状态很不好。他挣扎着起身,又落回床上。

他的额头布满细细的汗珠,脖子上青筋凸起,他慢慢地问我:「是婉婴让你来的吗?」

我抿着嘴,不知道该说真话还是假话。

李将军也不介意,他说:「我原本想亲自和她解释的,但圣上的处罚太重,我着实下不了床,让她担心了。」

他顿了顿又说:「也让她……伤心了。」

「小竹,劳烦你替我转告她,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一定会娶她。」

「我李某的夫人,只会是她。」

07.

我跟大小姐转述这些话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叫人拿了药进来,亲自给我的手臂处理伤口。

其实不用的,伤口很浅,一点也不疼。

而且大小姐真的不会处理伤口,她用帕子那么一下两下地点我的伤,把刚结的薄痂都给擦掉了……

但我看着大小姐眼角就快落下的泪珠,到底是由她去了。

哎,反正我皮糙肉厚的,睡一觉就好了。

第二天,我被老爷叫去了书房。他看了我许久,那个眼神和他当初选我入府时很像。

最后他说:「念你一片赤诚,擅闯将军府之事,我不再追究。下不为例。」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夫人把我叫过去,把这件事掰开揉碎了讲,我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大小姐所在的姜家,看起来富丽堂皇,实际上也就剩富丽堂皇了。

姜家无权、无势、人少、有钱,成了皇帝眼里最合适和李将军结亲的人家。

但皇帝没想到的是,姜家比他所知道的还要有钱。

他不能让一个统领二十万大军的将帅有一个过于有钱的妻子,不然,那二十万大军可能就姓李了。

所以他把柔漪公主指给了李将军。做了驸马,就不能再手握兵权。

李将军心悦大小姐,不愿答应,但他是臣子,答不答应由不得他。

所以就有了我看到的,屁股被打开花的李将军。

而姜家,无权无势,连拒绝的想法都不能有。

但因为我夜闯将军府,姜家被冠上了「意图抗旨」的罪名。为了洗脱这个罪名,老爷献上了京城所有的产业。

夫人说:「小竹,这其实不怪你。这只是一个信号,是皇帝要姜家割肉的信号。不管有没有你这件事,皇帝都会找到理由收缴姜家的钱财。」

皇帝在防,防着姜家和将军府合谋,所以他要断了姜家的羽翼。

可到底是我的一时冲动,才让他抓到了机会。

我单膝跪地,抬起头看着夫人说:「但小竹还是做错了,小竹认罚。」

夫人沉默地看着我,眼里充满了不忍和愧疚。 她摸了摸我的头说:「好孩子,我要你从今天起,放下过去,好好护着婉婴。」

这句话我听懂了,夫人要我不要再想着跑路。

她要我舍弃自由。

我想了想大小姐,想了想这段时间和她相处的时光。我问自己,想留下来吗?

是想的。

我们山庄的人,都爱自由。但在我们心里,能在重视的人身边待着,就是自由。

08.

后来,大小姐慢慢变回了从前的样子,还是贪玩又爱笑。

但她几乎不再出门,也很少参加那些花会宴请了。

取而代之的,是做越来越多的功课,看越来越多的账本。

大小姐告诉我,姜家要从现在起,慢慢从世人眼里消失,要把爪牙全部收起来。

我啃着肉包,觉得这话有点深奥。

当我从肉包里啃出一张纸条时,又觉得这年头连肉包都深奥了起来。

纸条是李将军写给大小姐的,他告诉大小姐,他马上就要去北地了,他要拿到最大的军功,大到皇帝都必须正视的军功,才能请旨娶她。

他没让大小姐等他,他请她信他。

大小姐把纸条烧了,又把灰烬小心翼翼地倒进荷包,放进怀里。

我看着她的眉眼渐渐地,渐渐地柔和起来。

我知道她一定会等他,并且不会只是等待。

啧,美色误人啊,误人啊!

李将军出征时,是从京城最繁华的街道经过的。

他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银色盔甲,威风凛凛,很是好看,路边的小姑娘小媳妇扔的花都快把他淹没了。

大小姐没去送行,我去了。哈哈,我一定要把李将军被花砸一身的事告诉大小姐!

看着他平安无事地出了城门,我打算买根糖葫芦就回府交差。

在我经常买糖葫芦的货郎大哥旁边,我见到了阿鱼。

他递给我一根糖葫芦,才让几乎要哭了的货郎大哥换个地方兜售。

我问他:「你没跟将军一起吗?将军要我转告什么话?」

他说:「大军走得慢,我一会赶上去。」

说完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上的糖葫芦,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少吃点,好好练武,小心柔漪公主。」

好气啊!递给我糖葫芦的不是你吗?

我生气地把糖葫芦塞到他手里说:「吃又不耽误我练武!还给你,死豆芽菜!」

真晦气!

就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阿鱼的声音才又从我身后传来:「上次伤了你,对不起……」

09.

回府以后,我把李将军被花砸了满头的事告诉了大小姐,又把小心柔漪公主的事告诉了她。

她先是和我一起取笑了一番将军,接着收起笑容,从一堆书信里翻出了一张信笺。

请柬白洁素雅,隐隐撒着金粉,仔细闻一闻,还有兰花的香味。

是柔漪公主的宴请。

大小姐沉思了片刻,对我说:「小竹,去皇宫赴宴的话,你护得了我周全吗?」

我说能。

于是我生平第一次进了皇宫。

宫里规矩森严,很大,很闷,很安静。我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着大小姐,见到了柔漪公主。

柔漪公主也是个美人,秀丽端庄、沉稳大气,一双杏眼十分深邃,让人猜不透。

她看着大小姐,目光一寸一寸往下移,没有嫉妒,但满是不喜。

大小姐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身体轻轻抖着,活像一朵大白莲。

当一个公主向你表达出不喜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用做,就会有人把你往死里整。

但在绝对的武力值面前,所有的阴谋都无济于事。

有人把热茶往大小姐身上泼,泼到了地上。

有人故意绊倒大小姐,自己摔了个狗吃屎。

还有人想把大小姐推进湖里,推了个空。

哎,一点新意都没有,我都还没发挥全力呢!

最后,柔漪公主单独见了大小姐。

她一字一句地说:「本宫虽不愿抢你姻缘,但如今已成定局,你我都无法更改。你若是个聪明的姑娘,就该知道圣上不会让你与将军有牵扯,你就是想做妾,也是不可能的。」

「况且将军若是真看重你,那日就会交出兵符,求圣上收回成命。可见你于他而言,也非不可舍弃。」

「本宫言尽于此,祝姑娘日后寻得如意郎君。」

我和大小姐回了府,一进房间,她就张开双手躺在床上发起呆来。

我小心翼翼地说:「大小姐,今天我们输了吗?」

她侧过脸看着我:「小竹认为呢?」

我一拍桌子:「当然是赢了!没赢的话,柔漪公主怎么会说那些话!」

大小姐微微一笑:「公主说的难道不对吗?」

我点点头说:「当然不对。兵权不只是权力,还是二十万条生命,他们跟着将军出生入死,将军有责任护着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如果没有任何安排,贸贸然就把兵权上交,那是蠢。」

大小姐「扑哧」一下笑了:「小竹真聪明。」

我得意地扬起下巴,那可不是!

大小姐又说:「所以,哪里还有比他更好的如意郎君呢?」

10.

李将军这一仗打了有一年多。

这一年多时间里,老爷把姜家一半的产业都交给了大小姐。大小姐做得很好,老爷每次离开都一脸骄傲。

京城里也重新悄悄开起了姜家的酒楼和茶楼,当然,挂的是老爷和大小姐的管事的名字。

姜府从看起来就很富丽堂皇,变成了低调且富丽堂皇。

住在这栋府邸中的我发现,姜家比给皇帝上缴财产时还要有钱。

大小姐的性格比从前沉静了一点,美貌却是越来越张扬了。

为此我还套了不少登徒子的麻袋。

我也变了不少,大小姐说我长高了,并且在她的不懈努力下,终于白了那么一丢丢。

她高兴得给我做了好多衣裳,说:「小竹真好看!」

超开心!

为了避免有心人惦记,李将军没有给大小姐写信,而是让阿鱼回来,带着一卷卷画。

画是李将军亲手画的,大小姐看的时候没避着我,所以我也算亲眼见证了李将军的画技从 3 岁小孩蜕变成了 13 岁的小孩。

好歹能看清画啥了不是?

虽然我觉得画得辣眼睛,但大小姐很吃这一套。她仔细把它们收进床下的盒子里,时不时就拿出来看一看。

阿鱼也变了,也不算变,主要是长大了。

说来也怪,军中伙食可谈不上好,但阿鱼却蹿了个头,也长壮实了。

从李将军的画上来看,阿鱼一餐要吃五个馒头。那馒头可大了,他真能吃!

他还变成了公鸭嗓,还不让我笑。我一笑他就追着我打,哈哈,但他追不到我!

阿鱼说他马上就不是暗卫了,李将军给他赐了名,要把他丢给镇守北地的副将。

李将军要他挣出自己的功名,不带「李将军」标签的功名。

李将军要他做那二十万大军未来的统帅。

告诉我这些之后,阿鱼最后说:「小竹姐姐,你保重。」

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11.

阿鱼不再来以后,大小姐和李将军就断了联系。我们所能知道的,只是战报上某月某日败退,某月某日大捷。

以及某月某日柔漪公主起驾北地,与李将军会合。

世人都说柔漪公主情深义重、胆子也大,和李将军般配无比。

大小姐第一次表达出了嫉妒,她拧着眉,把手心都抓出了血痕。

我不喜欢她不开心,她就应该每天都笑着的。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冬至的时候,前线传来了不好的消息——李将军失踪了。

大小姐知道后晕了过去,当晚就发起烧来。

我坐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眼泪掉个不停。

我该怎么办?

我好恨自己不够聪明。

我呆呆地看着大小姐的脸,枯坐了几个时辰。

半夜的时候,大小姐的烧退了些。她死死抓着我的衣袖,声音嘶哑地问我:「小竹……小竹,我该怎么办?」

那么坚强,那么聪明的大小姐,原来也会有这么无助的时候。

本文来自知乎《卖给牙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120@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120.com/9184.html